日本的“型文化”


原标题:日本的“型文化”

_

_

_

_

也许是因脑袋瓜里缺乏某些方面的数学细胞吧,笔者打小儿看见图形就头大,无论是三角形、正方形、长方形,还是扁的、圆的、扁圆的、立体的等等各种图状表现形式,总之,看到就晕菜,连带着对什么“三角几何三角三角几何几何”之类的句读游戏也不感冒。但自从来日后,客观使然不得不与图形、图解之类的表现形式发生了关系,而且呀,慢慢的,这关系还貌似愈趋紧密,直至最终自我感觉似乎已经适应了这种图式化的表达方式。

这话从何说起呢? 原来,对于刚来日本时除了小时候在电影里听到的“哈衣”、“八嘎牙路”之外,对日语一窍不通的笔者,日本人首先就是用一目了然的图形、图解等来给笔者解惑的。不过,您别说,还真管用,面对那些日本人貌似随手涂鸦但却简洁明了一看就懂的图释,弄得笔者时不时地自叹一句当时刚学会的“なるほど”(音近“哪路猴头”,意为“原来如此”)啊!完后,就控制不住般地一次次茅塞顿开了。

寺院之型

其次,旅日日久,就发现日本人似乎普遍善于把复杂的事物,包括抽象的事物,剥茧抽丝,变成简单明了的图解形式,这当然对急于了解日本的笔者帮助甚大。如此,因频受其惠,就渐渐感受到了日本图解的招人爱之处。慢慢喜欢上了这一目了然的图解解惑形式后,不觉间,还真就感觉与这日本的图形、图解好像擦出了那么一点小小的火花。等到后来发现了日本人无论大人还是孩子,几乎都有那么一手画图、描绘动漫图画,或以图解来说明问题的本事时,真的就有些佩服的五体投地之感觉了。

其实,这一切都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日本人对有型之物与无型之物有型化方面的研究之深、掌握之精。我们知道,日本民族是典型的“拙于言而敏于行”的民族;我们也知道,历史上日本也没有发明过太多的传世之物。比如,电视、半导体、汽车等都不是日本的创造,但时至今天,日本的这些行业却在整个地球都处于领军地位。那么,缺少原创性的日本民族是如何做到这些并在全世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的呢?

在古代日本,由于文化落后,自然资源匮乏,使得古代日本人只能利用有限的自然资源来维系族群的延续,好容易等到他们研究出了用绳子结的绳花儿印在陶器上时,这一印又是无数年。直到弥生时代,据说咱们的徐福大人和他的三千童男童女给日本带来了文字、医药、水稻技术、铁器和青铜器等,日本才有了文字、医药,以及农业文明和金属文明等,这也直接促成了“弥生文化”的形成。正是由于这些外来物资文明的先期传入,使得日本人先于思想而有了清晰的“物”的概念,从“物”之“形”的意义上来说,也可以说是先有了“型”的概念。之所以这样说,是由于我们知道日本自古就不曾出过孔子、老子、柏拉图、释迦穆尼、穆罕默德等意识形态的世界级伟人,也没有出过庄子、王阳明、培根、卢梭等时代性思想家,虽然在飞鸟时代日本出过那么一位被誉为思想家的圣德太子,在他的主持下,也出台了一部流传后世的著名的《十七条宪法》,但据考证,这部《十七条宪法》基本还是源于大唐律法。即使在后世的江户时代,又有了新渡户稻造的堪称是解读日本精神入门书的《武士道》问世,其中也不乏借鉴中国儒家、佛教等学说之处,因此,也谈不上是一部完全的日式理论学说,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似乎可以说,日本这个国度是先有物质文明而后才形成某些思想体系的。

器皿之型

尤其是佛教的佛像、礼佛器具等传到日本后,正如日本学者和辻哲郎在《古寺巡礼》中所说的那样: 那些华丽的伽蓝、高耸的佛塔、庄严的佛堂和安详的佛像,给日本的先人带来了无与伦比的精神愉悦和视觉冲击,模仿制作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日本先人对“物”的最初改造。而由于“迁徙限制”而形成的日本人的“一所悬命”(该日式成语来源于日本中世纪的时候武士们拼死守卫祖先传下来的一方领地之说。有时也用来形容处于万不得已走投无路的背水之地之意。不过,后来的“一所悬命”已逐渐演变成为了在一个场所努力工作之意,代表着日本人传统的职业观)意识,又使得日本先辈匠人们可以几十年如一日的专心制作这些传自外来文明的“物”,以至传至今天,日本人对“物”的这种“求精”精神,终于使得这个民族虽然没有发明电视、半导体、汽车等“物”,但却能把经过他们加工后的、更具“型”与“内涵”的这些“物”的“优良改造版”,在全世界卖了个疯。

非止这些,还有如那些盛料理的各种器皿、园林工人对树木花草的“整形”,包括日本人见面打招呼的礼仪等等,都有“型”可循,以“型”见长。 日本人把有“型”之物改造创新,用“型”愉悦了世界,以“精”征服了地球,并在创新改造这些精益求精的“物”的同时,提高了日本人的知识、修养,使得日本真正的成为了一个“器精人优”的“有型”之国度。

庭园之型

中国,尤其是欧美一些国家,都是发明大国。可以说,是具有原创文明的思考方式的。原创文明的特征就是需要“无中生有”,需要纯粹的理论思考,具体到“物”,就是先要发明出“物”来,然后才能谈改进的问题。而日本则完全相反,自古养成的拿来主义,使得他们认为对事物的构造性和实物感的把握,才是他们思考事物的原点,也可以说,省却了思考、发明的“拿来主义”让日本一开始就走对了路,“不管白猫黑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的思想的灵活性加上实用性,再辅以日本人最擅长的“道以拙成”的匠人品性,使得日本人把“拿来”的“器物”、“技术”几乎都“细工”成了世界一流产品和技术,日本从此变得更加“有型”起来。

日本人讲究一句“佛心鬼手”最能说明他们的思维准则,其意义就包含着“日本人是不会对手段的选择附带意识形态要求的”,但却善于把外来文明中的价值观理论去皮吃心,只获取外来文明中的技术和教养部分。针对中国则是:唐不学太监,宋不取缠足,明摒弃八股,清严戒鸦片等等,这些都是日本人有区分的吸取外来营养的最好例证。记得曾看到过有人把日本人的技术思想归纳为: 要亲眼考察现场中的目标,之后,对它进行解剖性的结构分析,并且在借鉴他山之石时去掉抽象的理论,留下实用的技术,最后,不择手段地对事物的“型”及“内涵”进行改进组合。对比日本人的实际工作方式,就会明白,这段对日本人技术思想的评述,可谓是名副其实。

料理之型

综上,我们可以看出,无论是日本人对实体“物”的精细“型化”处理,还是对意识方面的东西的形态化体现,也即对所有事物的“有型化”,日本人几乎都已经做到了信手拈来的普遍化,甚至已经形成了一种“型”意识的传承。

以上所说的,都是基于外来“物”的文明对日本人的影响,从而逐渐形成了他们“型”的意识和“型”的传承。此外,我们还可以在后来日本人依据汉字创出的“假名”文字里,了解到日本“型文化”形成的另一个渠道。如本文开头所述,我们知道,日本人几乎人人能画,而且都还像模像样,尤其是他们还善于把抽象的事物图形化、简洁化,这就有点颠覆我们的传统认知,一般我们认为图画画的好,那得有天分,是画家、美术家干的事儿。再不济,也得是绘画爱好者才能玩的东西。有此先入为主的观念作祟,就特羡慕日本人的人人操笔能画。虽然有说法认为日本人图画的好,是因为他们从小就注重培养美术才能有关,但总觉得这日本人在形象思维方面还是有着天赋存在的。

最近读了日本学者内田树的《日本边境论》,其中,有论述日本人画功的内容。读后,才终于有了一种“茅塞”豁然“顿开”的感觉。 内田把日本人的这种画功归结为日语是一种即表意(汉字)又表音(假名)的混合语言的特殊性之原因。他认为:因日语是由汉字和假名组成,汉字表意,也就是拥有象形的图像功能;假名表音,则具有象声的声音功能。而日本人在阅读文字的时候,从解剖学的角度看,头脑中就同时在进行着图像和声音的双重处理活动。这不同于别种语言,而是一种特殊的语言状态。受内田先生启发,笔者也忽发灵感。其实,自从日本人琢磨出了日语的汉字、平假名、片假名共用的书面表达方式,那平假名、片假名和汉字的三种日语基础架构的组合本身在视觉上就已经如蜿蜒小溪般美不胜收了,而这不正是一幅活生生的立体动态的“型化语言”吗?这同样是这个世界“独一份”的语言表述形式,没有之一。

日语之型

日本非小说领域的头号畅销书作家养老孟司也认为:日本人的阅读障碍症不同于别的单种语言的只是不会阅读文字。日本人如果患了阅读障碍症,症状会有两个,一种是无法阅读汉字,另一种是无法阅读假名。也就是说, 在日本人的大脑里,汉字和假名,换言之,也就是图像和声音是在不同部位进行处理的。这种语言处理的特殊性,就决定了日本人从小就在接受图像处理的训练。如此看来,日本人的形象思维能力想不强都不行,可以说日语的这种特殊性使得日本人普遍具有基本的绘图能力,以此看来,还是日本人最初把单纯的汉字分解为表意的汉字和表音的假名惹的祸。可遗憾的是,作为输出方的我们,却是与日本语的这种功能失之交臂了。不过,明白了日本人既然是天赋如此,也就必须得承认人家的把任何事物都能图像化、“型化”的本事了。而由于“型”的本身就是事物在发展过程中通过模式化和洗练化所凝练的结晶,因此,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我们常说的日本文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以说就是一种“型”的文化呢?

不过,话说回来,正所谓事物都有正反两面, 日本人的表意功夫修炼到极致,亦即大脑图像处理功能达到登峰造极时,势必也就开始影响到了他们的表声意识,亦即语言表达能力。于是,给我们这些日本人眼里的“外人”的感觉就是,日本人说话也像画圈,只是画到月朦胧鸟朦胧阶段也就罢了,毕竟这虽然让外国人迷糊,可日本人自己却明白着呢。但日本人凡事又追求极致,语言的画圈就渐渐画到了大道无痕之境界。这下好了,日本人现在自己对话时若不能时刻注意对方的用词、眼神儿甚至肢体动作,连他们自己也开始“朦胧”了。日本人不知是自豪还是自嘲,说自己是“暧昧”的民族,却是不仅累了我们这些大脑不具备分别处理图像和声音功能的外人,跟着日本人染上了“死都累死”(压抑、抑郁),最后,就连他们自己,有时也会被潜意识里的无形之“型”带歪,弄得时不时的懵圈……“死都累死”呵!

万景路专栏丨日景寻路

万景路

旅日作者

著有《你不知道的日本》等

(本文为作者原创稿,原题《也说日本的“型文化”》,文中图片均由库索拍摄,转载请留言获得授权。)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