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重庆眼中重庆和成都的区别


原标题:一个老重庆眼中 重庆和成都的区别

在我的记忆中,重庆给我最深的印象不是今天摩登的林立高楼;不是解放碑步行街上摩肩接踵的人潮涌动;不是空气中弥漫着的火锅香味;更不是灯火辉煌映照下的网红打卡地——洪崖洞!

重庆于是而言,是我祖辈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是外公撑着渡船在河面上的迎来过往;是外婆在田间地头劳作时哼唱出的小曲;更是我年轻的父母为了自己的理想,在黎明时分,远离故土时的挥手别离。。。。。。。。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

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

离别后,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会老去。” ——席慕容

我的老家在长江边上,那里因盛产榨菜而出名。

记忆中,我只回去过3次,第一次是在我3岁左右;第二次是我刚上初中;第三次,也是我最以难忘怀的一次。。。。。。

有一年春节来临前,年迈的母亲流露出对故乡老家的想念,在与我看似轻描淡写的交谈中,我听出了她想回乡祭祖的渴望。

她希望在自己行动还方便之时,可以再一次回到生她养她的地方。。。。。

我把这事告诉给了Aelx,考虑到老母亲出行行动上的不方便,他当即表示开车送我母亲回老家,了确老人心底对故乡的思念与眷恋。

又一次站在长江边,当脚下窄窄的泥土路早已经变成碎石铺就的马路时,我惊讶于自己还能依稀记得在这里度过的每一段时光。

清贫、不太美好,但也不算伤感。

第一次回老家,我也不过三、四岁,父母因为工作在外打拼,不得不将我和兄长送回乡下老家。

外公年轻时是个摆渡人,他日常的工作就是在家门前的河面上,撑着小木船迎送过往的行人。每次出门撑船摆渡,总是喜欢带着大我几岁的兄长一起去而把我留在家里。这个时候,我只有张着嘴哇哇大哭来渲泻心里的委屈。

外公不会过来哄我,他会用目光盯着我不准哭泣;有时,当他严厉的目光起不到任何作用时,他会挥着从不离身的叶子烟杆儿敲我的头。

这个时候,外婆总会像救星一般出现在眼前,抱起我抹去眼中的泪,轻声细语、用我一生都无法忘怀的乡音对我说:“幺儿,不要哭,外婆带你去山里扯野地瓜儿。”

。。。。。。

外婆极少叫我外孙,时常的称谓不是“乖孙”就是“幺儿”。在外公带着我的兄长出去撑船后,她会背着我去到山野间,找寻各种酸甜可口的野果子给我吃。我自然是心满意足之后,流着哈喇子在她温暖的后背上,甜甜地沉睡过去。

再见到外婆时,她已到了年迈的岁月,母亲将她接到城里与我们生活了一段时间。虽然外婆的身躯越来越瘦小,但是在她的脸上永远挂着和蔼可亲的笑容。当时的生活条件也好不到那里去,各种生活用品都需要票证才能买到,母亲买给她的糕点自己舍不得吃,却会在我们放学回家后拿出来摆放在我们的面前。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外婆的模样,定格在我脑海中的是她满头的银发和慈祥的目光。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多年后,接到外婆离世的消息时,我正在西北塞外的军营里,无法回到老家为她老人送终也成了我心底的一大遗憾。

第三次回到老家,是完成母亲回乡祭祖的心愿。上百年的祖居还在,可外婆的身影再也看不到了。

触摸着老屋那早已被岁月吹打得油黑发亮的土墙时,两行热泪滚滚而下。重回给我血肉的故乡,对着先人入土之地,一次又一次的跪拜让我和母亲的内心得到了最大的释怀。

外婆虽然已不在人世,但是我生命的根还在那里。

如今交通的便利,让我也经常回到重庆,无论是工作还是旅游,重庆都给我如鱼得水般的快活与自在。

在没有高速公路和高铁、动车之前,成都到重庆最方便的交通是一个晚上的绿皮火车,到了重庆后再要继续回故乡,还需要几个小时乘着轮船顺长江而下。

很多时候,为了赶上清晨的第一班轮船,我们不得不提前一天到达重庆,在朝天门码头附近的小旅馆住上一个晚上。路途的奔波和高成本的交通费让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与精力经常去到重庆。。。。。。

今天,一个多小时的高铁,就会把我从成都带到重庆,各种方便快捷使得我经常穿梭在这两个城市之间。

再一次去重庆公干时,听从了朋友的建议,特别入住了她强烈推荐的、位于渝中区的高品质酒店——重庆国贸格兰维大酒店。

这是格兰维国际酒店管理集团进驻中国后,打造的中国第一家格兰维五星级酒店。酒店官方的介绍很低调,当我亲身入住之后,“以人为本”的服务理念无处不在地渲染开来。

首先是看到了总经理亲笔签名的欢迎入住信,温情的话语暖在心里。行政楼层特别赠送的果盘与重庆特色的小点心让人欣喜。

时令水果、磁器口小麻花、怪味胡豆、甜味适中的糕点以及“格兰维家人”服务,全都彰显了酒店传递给客人宾至入归般的细致与贴心。

对于一个经常旅行在外,住过国内外很多高档酒店的我来说,对酒店配备的一次性洗护用品比较在意。看似简单的洗漱的用品,实则体现出了酒店对入住客人的尊重与否。所以,每次入住不同的酒店,我会特别留意洗濑间里摆放的这类用品。

“重庆国贸格兰维大酒店”选用的是欧舒丹系列用品中的茉莉花香型,这种我最喜欢的香味完全给酒店加分不少。

在酒店入住时,有两个地方是我最常去报到与打卡的地方,一个是酒店8楼的自助餐厅、另一个就是酒店“格兰茶楼”。

到达重庆的当天,成都的朋友从朋友圈中发现了我的行踪,立马就给我留言,说是大酒店楼下有一家“莽子火锅儿”和“花市豌杂面”好吃得不得了,让我千万别错过。本来想放弃在酒店用餐去楼下享用这最正宗的美食时,酒店餐厅的工作人员急忙说,可以先尝尝他们自家餐厅的小面,再去品尝外面的美食也不晚。

我听信了她的话,虽然我并不是个十足的吃货,但是当这碗资格地道的重庆小面摆在我的面前时,我的嗅觉竞被这混着麻辣的各种香味迷到不能自已 。。。。。

精致丰富的美食,抓住了客人的胃口,也就抓住了客人的心。高品质食品监督体系是酒店倡导的唯一标准。

茶楼以新中式的风格设计为主体,时尚现代中不失重庆的风格与元素。除却可以喝到各种好茶、吃到精美的茶点,还有一点就是可以欣赏到茶艺师精湛的茶艺表演。

在酒店的大堂,我认识了高大(近1.9米)、挺拔、帅气的柏棱_Hansen,这个毕业于美国著名高等音乐学府的地道重庆人,完全可以靠颜值与多年的音乐素养从事专业的艺术之路,只因为对酒店的喜欢、对格兰维的喜爱,放弃了学成多年的音乐,成为重庆国贸格兰维大酒店的一名员工。

他有着重庆男娃儿的热情、耿直,还多了一份细腻的内心和积极向上的精气神。喜欢欣赏各种不同风格的音乐,同时还是一个积极的环保主义者。

坚持骑自行车上下班是他的常态,同时,还用自己的手机拍摄记录着重庆的点滴变化。他对我说:新重庆的建设也就意味着老重庆在消失,为了让自己年老的时候对这座深爱的城市有一份念想,所以他必须记录下变化中的城市影像。

格兰维国际酒店集团为了保证专业化运营,它以洛桑酒店管理咨询集团为深度合作伙伴,联运当地核心技术院校为酒店人才提供专业、国际化的服务。

重庆国贸格兰维大酒店,未来会成为西南地区酒店管理人才的摇篮,这无论对其自身发展还是整个酒店行业升级,都将起到积极作用。

重庆国贸格兰维大酒店位于渝中区青年路66号,超级给力的地理位置让住店的客人下楼步行几分钟时间,就可以到达著名的地标——解放碑步行街;再步行十多分钟,就可以去到人潮耸动的网红打卡地——洪崖洞、朝天门。

而最让人喜形于色的是酒店的性价比很高,合理的因素构成,也成为人们去重庆旅游时喜欢选择这家酒店入住的重要因素。

我既热爱成都、也钟情于重庆,双城之爱让我的情感更加富有、让我的人生更加精彩万分。

(以下借用一个网络朋友对这两座城市的调侃,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在外地人眼中

成都和重庆的区别:前者温和细腻闲适,后者不假打不拉稀摆带。对待外地人都好,没小心眼。至于女孩,小家碧玉与大家闺秀之分。

特色餐饮方面

聊到重庆火锅和成都火锅的区别,据说重庆火锅锅底是牛油循环熬出来,而成都是用菜籽油熬制的清油火锅,各具优势。另外,成都兑油碟耗油、芝麻、花生、咸菜、香菜、小米椒花样多得很!重庆人最看不惯成都人兑出来的这种碟子,他们永远只放蒜。

社会经济以及交通出行方面

重庆和成都的区别就是:重庆消费低,成都消费高;重庆微博下面都是重庆人民欢迎你,成都下面就是太挤了,游客快回去吧,都涨价了;重庆交通导航不管用,成都交通小摩托单车太多拥堵。

借用一句流行社会语言调侃下,成都和重庆的区别之一。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你会挽着我的衣袖 我会把手揣进裤兜;换成重庆就是——和我在重庆的街头走一走,夏天晒成狗,冬天冷成狗。

  免费咨询:想让文案帮你轻松收钱吗!微信:15101117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