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去看看”之16:舜皇岩:舜帝的地下别宫(散文)


原标题:“我想去看看”之16:舜皇岩:舜帝的地下别宫(散文)

罗满元

平畴如画的一片田园中,一峰独峙,乱石峥嵘,陡峭悬崖,刀削斧砍。半山腰上,宛如天工开物,几段断层岩首尾相接,顺山势而上,如一条欲向九天飞去的神龙。一尊古拙的巨石,恍若一位气宇轩昂的历史老人镇坐在“神龙”的背上。巨石下面,有一座独具神韵的岩洞。这,就是鲜为人知的舜皇岩!它位于湖南省东安县舜皇山,大庙口镇对面,距东安县城二十九公里。

舜皇岩,古老的岩。相传舜是我国古代五帝之一,他晚年南巡至东安,定居在舜皇山绝顶,经常下乡视察民情,为方便起见,特修建了这座地下别宫。

舜皇岩,神秘的岩。四千多年来,不知多少人翻了多少山,跑了多少路,也没有寻到这神秘之境,直到一九八四年二月偶然被人发现,这才揭去罩在它身上的神秘面纱,放出它神奇的光彩。

舜皇岩,瑰丽的岩。它那神异的景致和远古传说的绝妙融合,多彩多姿,令人叹为观止。整个岩洞,四宫十八殿,宫宫有景,殿殿有情,情随景生,自然天成。

金风送爽,丹桂飘香,我和十来个大大小小的亲人从东安县城乘车来到大庙口镇。 我们顾不上领略日益繁荣起来的小镇风情,就直奔舜皇岩。 来到山脚,顺着小道拾级而上,三个大弯,六个小弯,九十九级台阶,十米石巷,到了岩口。 洞门訇然打开,我们跟着导游缓缓而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前宫“迎宾殿”。洞顶,那五彩缤纷的石乳、石幔,好似朵朵彩云、道道霞光。“云霞”之下,那高高低低的钟乳在灯光辉映下,活像一支浩浩荡荡的迎宾队伍。他们有的披甲戴盔,有的峨冠博带;有的吹着五花八门的乐器,有的挥起艳丽迷人的彩练。他们簇拥着舜的弟弟象,象坐在一匹五彩骏马上,好像真的在欢迎我们、向我们问好似的……我不禁感到疑惑:象视舜为生死对头,舜在南巡时怎么还带上他?又怎么这样信任地派他到前宫来迎接客人?……不容我细推原委,亲人们便拥着我匆匆绕过“水帘洞”,走过“独木桥”,进了中宫。

中宫,偌大的一个中宫啊!它把龙虎堂、用膳厅、舜池洞、千佛洞、舜乐厅、御花园、珍珠库和舜皇殿等八大殿合并在一个底面积四千多平方米的空间里,组成一个整体,显得雄浑、壮观、气派、豪华,俨然一个道道地地的皇宫。你看,多神哪!一根高十四米、围四十四米的擎天玉柱,赫然耸峙在正中央,力顶千钧似的撑起茫茫苍穹。顶部,各色各样的石乳高悬,像点点繁星、座座彩灯;幅幅石幔垂挂,似张张帷幕、道道珠帘;根根石柱倒立,如排排雕柱、堵堵牌楼。左边的用膳厅,石桌石椅石凳、石碗石壶石盅、石笋石花交叉排列,错落有致;舜的大小官员、各色僚属正在猜拳行令,尽情畅饮,好不欢快。缕缕神烟从用膳厅背后的一尊尊香炉中袅袅上升,向宫中四处弥漫,迷离恍惚,神秘莫测。右边的舜乐厅,娥皇和女英正含情脉脉地望着舜,纤纤玉指正拨弄着她们出嫁时父亲特意送的那张五弦琴;她们的后面,一大队宫庭歌女正启开樱桃小口婉转吟唱。一只神龟趁宫中热闹的当儿,悄悄溜进了舜乐厅侧边的千佛洞,爬上香案,正在偷吃舜帝的宝草灵芝。正面是舜皇殿。其左,两条神龙腾飞在一只正在下山的猛虎之上,张开两个血盆大嘴,争吞一颗璀璨的神珠;其右,珍珠宝玉,堆垒成山,光芒四射,耀眼夺目;其后,鲜红的花仙、粉红的花魁、含羞的月季、多情的玫瑰、五彩斑斓不知名儿的奇花异卉,不知怎的在这儿一齐怒放,似有阵阵芳香扑鼻而来。银须白发的舜帝坐在舜皇殿中宝座上,显得那样安详、自在,像在休憩,像是点头,像是微笑,像是在欣赏着宫中那些舞女们的翩翩舞姿、窈窕风韵。

我的一位好奇的侄女儿忍不住跑到右边,真把那张“五弦琴”敲了几下。顿时,整个中宫仿佛荡漾起悠扬、宛转的琴声来。那琴声,是那样的悦耳、动听、清晰……听着,听着,我真的听出点味儿来了——

南风之薰兮,

可以解吾民之愠兮!

南风之时兮,

可以阜吾民之财兮!

这不是舜的《南风歌》吗?是啊,贤明的舜帝,始终与人民同甘苦、共忧乐,心里无时无刻不装着他的百姓呀!

我怀着十分虔诚的心情,向“舜皇殿”深鞠一躬,款步登上“五尺神梯”,踏进了后宫。

后宫第一殿,名曰“全家福”。舜全家老少围坐在一起,仿佛在听舜讲着什么,舜还用手轻轻地拍着弟弟象的肩膀,似在告诉他做人的道理。石墙上挂着一串串玉米、辣椒、萝卜。石灶上,淡淡的热气从锅里冒出来、冒出来……

导游告诉我们:舜和象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舜在年轻的时候受尽了象的欺凌,勤劳善良的舜只得离家到附近的历山脚下谋生,把那个小村落治理成了一片宁静和谐的乐土,尧帝因此把两个女儿嫁给了他。象眼热两个嫂子的美丽,就和他的父母两次设下圈套,企图把舜烧死在楼上、淹死在井里。可是,他们非但没有烧死、淹死舜,反倒烧毁了自家的粮仓、填坏了自家的水井,断了自家的生计,只得流落他乡。阴差阳错,他们竟走到了历山脚下。舜和他的两个妻子不记前怨旧恨,收留了他们三人。他们三人深为感动,决心重新做人。从此,他们一家亲亲热热、和睦相处……四千多年过去了,你瞧,他们三人还感到羞愧,低着头不敢看我们,怕我们笑话呢……

听到这里,我不禁哑然失笑:原来如此!开发舜皇岩的人们对于前宫后宫的这种良苦安排,何其巧也!我在前宫留下的那一串疑窦顿然消失,舜帝那雍容大度的君子胸怀令我肃然起敬,促使我思索起生活的真谛来……

我还没有想得更深更远,也来不及看看“天宇寺”,过过“仙人桥”,钻钻“石林洞”,侧宫的景象已展现在我们眼前。

高高低低、大大小小、远远近近的石乳上,参差不齐的石柱、石笋、石林,疏疏密密、粗粗细细、苍苍莽莽。哦,这就是浓缩在这别宫里的舜皇山!粗一望,但见山连山,峰并峰,重峦叠嶂,云缠雾绕。细一瞧,几道似玉带般洁白的石幔从山谷中蜿蜒铺下,时隐时现地伸到我的脚前,宛若山溪淙淙流水,似在抒发山情野趣。山溪两旁,细长乱挂的石笋,如支支冰凌;奇形怪状的石花,像朵朵冰花,晶莹剔透,小巧玲珑。我真想伸手去折一支冰凌送进嘴里,细细品尝;掰一朵冰花拿在手中,慢慢玩味。再一看,近处,一对雄狮端坐悬崖,引颈怒吼;几只老鹰栖息树头,仰望苍穹;翠竹里的那些熊猫正弄枝舞叶,一张张脸憨态可掬;密林中数不清的大小猕猴正荡着秋千,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一头野猪跳过山溪,正欲逃命;一只山兔跌进溪中,奋力挣扎……远处,一彪人马正从深山幽谷中开过来……噫,那不是舜帝吗?你看,他正拉满了神弓……哈哈,一只野狼饮箭而倒……舜帝笑了,笑得好开心、好豪放——冬日野猎,其乐融融……然而,舜帝,您可要担心哪,那野猪可是不好惹的哟,那熊猫那么可爱,您舍不得打吧……

依依惜别这“深山老林”,我们猫着身子,在一条窄窄的“玉石走廊”上向前缓行。左边,一片洞天,空荡荡,黑幽幽,冷飕飕。定睛一看,洞天深处,一盏神灯忽明忽灭,摇摇曳曳;屏息静听,嘀嗒之声随丝丝阴风飘来,若即若离,不可捉摸……我真想变成一只神鸟,留在那深邃的洞天,最先看看那养在深闺未曾面世的长明玉烛、玉纱琼阁、冰泉琼浆、凌空舜池的美丽姿容……折过几个小弯,不想竟走出了洞。

出得洞来,伫立在“历史老人”跟前,回味岩中所见,玄、神、巧、野,独有风格。

眺望茫茫舜皇山,重重山峦、层层轻纱缥缥缈缈,隐隐约约。那山里林里、云中雾中,该藏有多少美妙的神话哟。俯视对面的小山镇,红男绿女,飘来忽去;几群游客又悠悠然向这边走来……舜帝的这座胜过水中龙宫、地上皇宫、玉帝天宫的地下别宫,我“打卡”来了!

  免费咨询:想让文案帮你轻松收钱吗!微信:15101117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