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网红店现状实录》


原标题:《魔都网红店现状实录》

一桩疫情,不仅让喜欢轧闹忙的上海人

停止了出门打卡和排队的脚步

也让全市网红店面临了突如其来的寒冬

“生意嘛一塌糊涂,现在只能摒,

摒不过去只能倒闭”

“只能麻烦大家这阵子支撑我们走下去了”

“还好,疫情结束会赚回来的,我们心态好哈哈”

无论是开业已久的老网红、还是年轻的新网红

都在为了店铺的生存,努力进行“自救”

(文内模特照均摄于疫情前,请各位放心)

曾经一排就是3小时起的网红店

如今各凭本事生存

魔都网红精酿啤酒拳击猫的新天地店

也给猫猫戴上了口罩

对于这场始料不及的疫情,让本该在春节赚得盆满钵满的餐饮业,意外面临寒冬。

曾经天天被上海人民踏破门槛的网红店,如今各显神通,确认存活。

开在人广来福士的第一家喜茶

曾每天人流不断

魔都网红茶饮喜茶为例,开业3年间几乎没有一天是不排队的,每出新品必定排爆卖断,外送等待2小时都是家常便饭。

诚如新世界这样开业不久、生意还不热闹的新店

依旧需要等待45分钟

如今虽然部分门店已恢复营业,但门可罗雀还是常态,店内也仅接受小程序下单;可线上的外送订单丝毫没有停滞,甚至有的仍需要等待超1小时。

即便网上出了各种自制奶茶教程, 仍旧抵不过一杯多肉葡萄带来的快乐。(低卡糖是本肥宅的坚持)

去年5月在福州路老店新开的“排队神话”东发道,在疫情来临前,几乎呈现出“排队白热化”的状态,周末晚市7-8小时的排队记录,更是直接赶超电台巷、喜茶等一众网红!

店内等待就餐和打包的人数至少有10来个

面对如今这样的特殊时期,东发道暂时没有选择开通线上外卖,到店用餐的人虽然稀稀拉拉,但比起别家,已然可以用“生意不错”来形容了。

而更神奇的是,在如今人人自危的餐饮业,东发道竟然还一口气开了新天地店和中山公园龙之梦店,甚至迎来不少打卡的人;高峰期还会有30分钟左右的排队时间。(排队的原因,应该是店家为了限制同时用餐人数,所以进行了控制)

当然小资君还是要提醒大家,虽然最近上海情况有所转好,但依然不建议你们频繁出门哦!

和东发道距离不远的敏华冰厅,也算是空降魔都的大热茶餐厅,即便主打特色是常餐和面包,却依旧征服了叼嘴的上海人民。

他们相对比较机敏,及时在美团开通了外卖;每天19:00左右结束营业,门口外带的面包柜空空如也,询问之下,目前仅出售菠萝油和Big Men菠萝包两款。

兴许是开在商场的缘故、兴许是大家真的太想念敏华了,门店里不乏前来用餐的男女老少。

当然了,店里的消毒措施、检测体温一样不落,这点大家请放心。

既然提到了上述两位,那作为魔都“港式美食三网红”之一的陶陶居,必然逃不过我们的话题。

作为广州来的百年老字号,自打传出要来魔都的消息,陶陶居已经备受瞩目,而阿拉上海人在它开业后,更是给予了不输给点都德的热情程度。

顺带一提,这俩算是“相爱相杀”的关系吧。(笑)

目前陶陶居仅开放3楼大堂、晚上20:00关门

外卖已在美团上线,有虾饺哦!

这样一家疫情前天天排队排到天昏地暗的高龄网红,在疫情来临后,迅速作出反应、开通外送服务;要是比喻成一个百岁老人,那真的是个很时髦、肯应变的老爷爷了。

当然我们也明白,此时的变动是为了生死存亡,在疫情面前,百年老字号也不得不低头。

进驻魔都快10年的一点点,可能怎么都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落寞”。

要知道,他们可是魔都网红奶茶界的鼻祖之一啊,即便面对一众新品牌来袭,也没有撼动它老网红的地位。

门口唯一的客人

是正在等待奶茶的外卖员和热情攀谈的上海阿姨

如今大部分门店虽保持营业状态,但大家心里都有数,还得靠外卖养活;可外卖能解决上海300多家门店的租金问题吗?能支付全国上千上万名一点点员工的工资吗?

我们没办法替它回答,只能祝好。

门店冷清的付小姐,线上外卖依然可观

综上所述,有稳定的消费群体、自带可观的网红流量、地处市中心黄金位,是以上这些网红店的共同点,或许也是他们在疫情爆发后,尚且存有一丝喘息余地的原因。

开业不到一年时间的网红

还没享受够上海人的热情,就得学“救命”

这次疫情来袭,对魔都很多才开业不到一年的网红店,打击更是不小,这还没享受够上海人的热烈欢迎呢,怎么就得想着如何生存了??

大家还记得当初电台巷开到上海来的火爆场面吧,排队6小时、叫号2000+桌都是它的辉煌战绩;于是去年2月,电台巷选址人广开了二店分流,依旧耐不住大家的热情!

那现在的电台巷,还有排队吗?

小资君翻阅了人广店的点评,发现有部分人趁着疫情期间不用排队,前去解馋;部分评论也表示,有些时段还需要排队30分钟左右。(排队的原因可能是为了尽量隔开客人用餐距离,所以限制了同时用餐人数)

半信半疑的我实地考察一番,虽然没有见证排队实况,但确实陆陆续续有人到店就餐。不过还是那句,消毒、测体温都有实施。

曾经排队如潮的珮姐

而一登陆上海、就夺了电台巷风头的珮姐老火锅,也是小资君的心头好,一手地道的九宫格锅底和招牌贡菜丸子,得到了上海人民“排队3小时起”的热情欢迎。

耐不住群众呼声太高,珮姐终于在最近上线了外卖服务,让不少在家憋坏了的火锅控,一解相思之苦。

虽然茂名路店仅接受外带、不开设堂食,但人广店还是对外营业中,同样的,一些实在憋不住的吃货,趁着人少去解馋了。

顶着陈赫明星光环开业的贤合庄,赶着去年年底的末班车,落址金陵东路,在动辄排队3小时起的魔都,他们不负众望,高峰时段能排上6小时。

本周一才刚刚恢复营业的贤合庄,似乎迎来了一些嘴馋颇久的老客人;也许是上海人真的憋太久了,听闻他家已经逐步恢复排队状态,高峰能等上2小时。

虽然,进门测体温、登记身份证、到座消毒一步不少,但小资君还是希望,大家再忍忍,尽可能减少出门就餐。

谭鸭血开业时的盛况还历历在目

至于去年大张旗鼓进军上海的谭鸭血,不到一年、迅速铺设了30家门店,比起大多“独门独户”的网红火锅,缓解了单店排队的烦恼,也增加了全市覆盖率。

面对当下的特殊时期,谭鸭血已经恢复部门门店的营业,店内的情况也在逐步好转,并且每天都在认真消毒、健康检查,只为了等待疫情结束的那天!

同时,为了让更多喜爱川味火锅的小伙伴,可以在家吃到火锅,谭鸭血外卖也很快就要上线啦!

不能出门的日子,就先在家里品尝来自四川的正宗卤味和冒菜,来解馋吧。

除了大批涌进的火锅店,那些曾看好“魔都首店经济”、而纷纷开店的国外网红美食,万万没想到开年就是一个超难打的王者局。

顶着上海寒风来的GROM,是个连意大利前总统都喜欢的gelato,能让见多识广的上海人都散发出百倍热情,可见不一般。

结果今年在魔都刚过完“1周岁”生日没多久,一场意料之外的疫情来了;欣慰的是,GROM很早就开启了线上售卖,目前门店暂未营业,预计下周很快就会恢复,希望他们能度过这一关。

作为魔都唯一米其林三星Ultraviolet的主厨,Paul Pairet去年在新天地开了一家法式小馆Polux by Paul Pairet

顶着如此巨大的光环开店,以至于试营业第一天,Polux的门槛就被前来打卡的人踏破了,毕竟只要人均200就能吃到米其林餐厅主厨的手艺,谁不心动呢?

谁不想念Polux的餐前面包和油封鸭腿呢?

面对目前的严峻形势,认真的Paul Pairet仍然要求能确保品质,而不希望被迫赶鸭子。

尽管Polux比平常淡日的客流少了5-6成,但最近已经在着手准备发布外卖菜单,无法到店自取的客人会考虑闪送。

对于拥有UV、MMB、Polux三店的Paul Pairet,最近的确担忧比较多,但Chef和营运团队正在思考的,当然更多更远,当下只希望健康平安第一,共克时艰,也盼望针对餐饮业有减免措施。

不能肆意出门喝下午茶喝咖啡的日子

这些店在努力等我们回去

众所周知,上海人要是称自己小资第二,也没啥人敢争第一;然而面对疫情,下午茶、喝咖啡、吃brunch这些“非刚需”,在抢菜面前,显得有些无力。

去年年头开业的宙司汇港式火锅,曾凭着一个“开坛作法”的甜品,上了微博热搜;而后又靠着颇具仪式感的下午茶爆火,甚至有不少顾客在下午茶开始前2小时,就早早来取号。

似乎好多人都对那个说着港普的管家爷爷印象深刻。

在口罩的基础上,店员还佩戴了面罩加强防护

刚恢复营业一周的宙司汇和其他餐饮店无异,每天都有条不紊地对店员、店铺进行消毒和健康检查;目前堂食入座率大约在90%左右,听上去似乎不算差?

那不如我们来听听他们是怎么做的。

客人进门需要进行全面消毒;为了让客人“坐得舒适、食得放心”,宁可牺牲一些座位的收入,也要尽可能拉开餐桌距离;增加人手加快上餐速度,尽快疏通就餐客人;引导顾客分批错峰前来食用下午茶。

我们并不鼓励大家出门,但面对这样努力营业又负责的店家,先说一声加油吧!

若是论资排辈,2009年在魔都brunch界缔造传奇的Madison,必须要有姓名。

虽然多年间面临开开关关的坎坷命运,但幸好,这样一家充满创意和想象力的好味餐厅,最后在BFC外滩金融中心扎根了。

兴许是早年命运多舛的经历,让Madison练就了大心脏和面对意外的能力;在面对堂食客人较先前减少80%的情况下,及时上线美团和饿了么。

全新的外卖菜单里除了招牌特色,更是别出心裁地推出了,仅需简单加热即可享受餐厅级风味的预制品。

你看,这就是Austin Hu呀,一个有趣且认真的chef,总能在困难模式下,为你变出花来!

作为魔都网红里,少数以美式派为特色的Pie Bird,也是不少甜食控的心头好,“每一款派都超好吃超实诚”,便是顾客对其莫大的认可。

面对疫情的巨大压力,他们也不得不选择暂时关闭新闸路店,仅维持着嘉里店的运营,而营业额不到平时的10%-20%。

老板娘苦笑着说,现在也没啥想法,每天就是减少派的口味和数量、降低报损,希望疫情快结束,也希望房东们能帮忙减免一些租金啦!

疫情来了

不少个体户商家都一夜长大了

意外的来临,总伴着更多的成长,尤其对于个体户网红店更是如履薄冰,他们不得不一夜长大、应战困难。

圣诞节时的FINE还历历在目

被称为“网红中的网红”的FINE,老板娘提子是个超可爱的妹子。

从上海第一家店到去年在北京开了分店,一路以来的成长和付出,大家都有目共睹。

疫情发生后,提子也在微博上跟FINE的客人一一报备。

“看了下银行卡里的存款,我暂时还可以负担每家店的房租,每位员工休息时候的工资,我能保证一切都过去的时候店还在。”

FINE最近开启了外带和外卖服务,但6家店、50多个员工、预计亏损60-100万的心理准备,提子也做好了。

“一个执迷于做线下店铺、执着于人与人见面产生连接的FINE,被逼无奈开启线上外卖,想想也是有些悲凉。现在的行为简直是推翻了我自己所坚持的理论。但要活下去,要让FINE所有铺子所有店员都‘活’到摘到口罩那日,必须得这样了,这不丢人。”

咬咬牙,挺过去。

乍一看店名,利東餐室听起来像是大集团开设的茶餐厅,但其实人家是魔都老牌网红茶餐厅小龙凤的姐妹店,实打实的个体户出身。

头顶“姐姐”的光环开店,外加中海环宇荟的好地段,人气自然差不多哪儿去。

对于这样突降的暴风雪,无论是利東或小龙凤,无疑是一脸懵的状态:每个月光是房租和人工就要70多万,商场只给免租金半个月。

“生意嘛一塌糊涂呀,现在只能摒,摒不过去么,就全部倒闭,还能怎么办啦!”

老板的口气里有无奈,但还在努力坚持;幸好,员工都挺支持他的。

去年年末,魔都因为一家叫Egg Bomb的店,突然刮起了一阵韩国同款滑蛋吐司风。

这样鼓鼓囊囊带着热气的家伙,总是特别惹人喜欢,于是迅速得到了一众美食博主、附近白领和吃货的关注和追捧。

面对疫情这当头一棒,Egg Bomb本周一刚恢复营业,顺势在美团推出了外卖服务;因为不少企业复工的原因,周边的上班族会来打包吐司当午餐,因此这两天的营业状况看起来还行,算是在恢复过程中。

“店里现在不给堂食只能带走,因为想吃口热的,所以走到店外就迫不及待吃了起来,好冷!”

面对胖乎乎的滑蛋吐司,我就摘口罩一秒,就一秒尝尝,旁边没人。

去年,在魔都将近8000家的咖啡店里,诞生了一家开运cafe,可可爱爱的店总是能吸引可可爱爱的顾客,一时间,开运便在魔都小火了一把,紧接着第二家店名同样喜气的旺财也出生了。

在疫情面前,个体户总是略显渺小:“基本没有客人来,每天连人工都赚不回来,还不如不开门哈哈”、“只是正好有个员工在上海,才让他开着了”。

目前两家分店仅提供外带服务

很坦诚、很直白,但也多了些乐天,也许老板娘兰兰就是那么个大咧咧的姑娘吧,“还好,疫情结束会赚回来的,我们心态好。”

可爱的人会有福报。

曾经我们总说,魔都网红店竞争压力大

可“适者生存”这个词

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加凌厉、更加突出

谁才是有实力的网红,谁又只是徒有虚名

真正努力的人,定能撑下去重见阳光

凛冬已至,春天也不远了吧

(疫情还没结束,大家不要放飞,摒牢!)

  免费咨询:想让文案帮你轻松收钱吗!微信:15101117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