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文化丨第一篇茶文,西晋杜育的《荈赋》


原标题:茶文化丨第一篇茶文,西晋杜育的《荈赋》

茶不仅给人们带来物质生活的满足,更提升了人们精神世界的享受。而作为精神享受的物质呈现,文章就将人们曾经的体验与感悟,凝聚在了字里行间。品茶之人谁都知道《茶经》,同样也无人不晓陆羽,但却鲜有人知西晋的杜育,以及他所创作的《荈赋》。

翻开陈彬潘主编的《中国茶文化经典》,开卷的第一篇茶文就是杜育的《荈赋》。陈彬潘的《中国茶文化经典》是按照时间顺序来编撰的,那么也就是说,杜育的《荈赋》是我国,也就是全世界的第一篇茶文。

杜育的《荈赋》,是人类第一次将饮茶的精神感悟,以专题文章的形式呈现出来。因此西晋的杜育,就这么在不经意间,轻轻松松地摘到了许多的第一。如第一篇茶专题文章;第一次记载茶的生长规模;第一次明确记录秋茶的采摘;第一次叙述择水对煎茶的重要性;第一次点明陶瓷宜茶;第一次描绘煎茶时,茶汤表面浮起的白沫的美丽;第一次归纳了茶在情感方面的效用,即调神和内,解倦除慵。由此也就顺理成章地摘得了,茶专题文章祖师爷的桂冠。

杜育亦名杜毓,字方叔,襄城邓陵 (今河南襄城县) 人。是曹魏著名官员,大将军曹真与司马懿的军师杜袭之孙。清人严可均辑纂的《全晋书》中记载道:“育字方叔,襄城人。初与石崇等为贾谧二十四友,永兴中拜汝南太守。永嘉中进右将军,后为国子祭酒。有《易义》若干卷,集二卷。”从中我们了解到,杜育是贾谧的二十四友(即著名的金谷园二十四友)之一,曾经担任汝南(即河南汝南)太守、右将军与国子祭酒(朝廷祭祀的主持人)等职,著有《易义》及《文集》两卷。

在魏晋之前,茶作为小众的药物,采摘基本上是在农忙后的空闲时间里,也就是说采的基本上全是秋茶。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茶开始流行了起来,人们依照着惯性习惯,多数还是继续采摘制作秋茶。但随着人们饮茶品味的提高,渐渐发现,春茶要比秋茶好喝许多。到了隋唐时期,人们的饮茶就更加讲究了。喝秋茶的人也就更少了。到陆羽的《茶经》横空出世,倡导的就是春茶,由此上层社会基本已不用秋茶。在唐宋洋洋大观的茶文化文字资料中,几乎觅不到一丝秋茶的踪迹。

杜育的《荈赋》,非常难能可贵地为我们记录下了,在魏晋时期,饮茶开始流行之初的秋茶采摘情况。让我们得以一窥,由饮“秋茶”为主,到饮“春茶”为主的变化过程。当然这只是《荈赋》成就的一个很小的方面。

从全局来看,《荈赋》较为完整地呈现了茶的产地、生长、采摘、择水、择器、煎煮等场景,以及作者在品饮时的审美感悟。让我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那个时代的饮茶之道与饮茶境界。

《荈赋》全文句式工整,韵律流畅。如诗般优雅,似画般秀丽。《荈赋》的出现,从真正意义上实现了茶由物质到精神、由药物、饮品到文化的升华。第一次赋予了饮茶活动以审美的视角与风雅的韵味,开创了茶文化清和、淡雅、秀美的一脉文风。《荈赋》的全文为:

灵山惟岳,奇产所钟。厥生荈草,弥谷被岗。

承丰壤之滋润,受甘露之霄降。

月惟初秋,农功少休;结偶同旅,是采是求。

水则岷方之注,挹彼清流;

器择陶简,出自东隅;酌之以匏,取式公刘。

惟兹初成,沫沈华浮。焕如积雪,晔若春敷。

调神和内,倦解慵除。

全文的白话意译大约为:峰灵毓秀的山岳,奇异特产所钟爱的地方。那茂盛生长着的茶丛,沿着山谷一直弥漫到山岗。承载着丰沃土地的滋润,享受着阳光雨露的孕育。待到初秋,农闲之时;结伴同行,上山采摘,精心制作。煎茶之水,要舀取岷江之中,由上游流下的清澈活水;品茶的器具,要选择陶瓷制品,且必需是出自东边浙江一带的越窑陶瓷。酌取茶汤,则要用匏瓜做成的瓢子,模仿周朝的祖先“公刘”那样“酌之用匏”。茶汤刚刚煎好时,粗糙的“沫”往下沉,轻细的“华”向上浮。靓丽得犹如积雪,灿烂得好似春花。饮后神清气爽,困倦顿消,慵懒尽除。

宋苏东坡在《寄周安孺茶》诗中不无感慨地写道:“赋咏谁最先,厥传惟杜育。唐人未知好,论著始于陆。”宋吴淑所作《茶赋》中也对杜育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其赞誉的句子为:“清文既传于杜育,精思亦闻于陆羽。”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将杜育与陆羽摆在了并肩的位置。今天,我们享受着茶文化一脉,带给我们清和、淡雅、秀美的享受之时,真的不能忘记,茶文的开创者杜育,以及《荈赋》的伟大功绩。

  免费咨询:想让文案帮你轻松收钱吗!微信:15101117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