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文案有哪些?(推荐七夕的爆款文案)


又到七夕了。这个特别的七夕,你过得好吗?

一般说来,七夕是个自带伤感BGM(背景音乐)的节日。那何以解忧呢?那肯定是诗词来帮你呀!学几句相思诗应该是今天的刚需,但其实许多关于相思的古诗,寄情对象都是朋友,这在今天很容易被调侃为“好基友”。当然,其中也不乏传递男女之间相思之情的古诗。那么,在众多关于七夕的古诗词里,特别扣题,又很符合当下大众审美,一读就有很强的爱情剧代入感的“10w+”选手是哪一位呢?

在七夕节这样一个浪漫的良辰美景之际,你作为一只“单身狗”还在默默流泪吗?没关系,这点情绪,“老干部”欧阳修很懂你。“新欢往恨知何限。天上佳期贪眷恋。良宵短。人间不合催银箭”,好容易见一面,还得掐着时间。“星桥鹊驾,经年才见,想离情、别恨难穷。牵牛织女,莫是离中。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李清照也说了,我看天气不好,一会儿下雨一会儿刮风的,约会该不会泡汤吧?

但这两句不够火。七夕的爆款文案,来自宋代著名诗人秦观,即“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秦观以词名著称于世,但实际上他是个多面手,文章、辞赋、诗歌样样精通,他自己对此也是颇为自负的。元丰七年,他自编《淮海闲居集》,甚至完全没有把词列入编内,认为它们文辞鄙陋,不足传世。如果你穿越到那个时代,在他的新书发布会上,对他表示一个粉丝的景仰之情:“秦先生,您的歌词写得太好太好了,我最喜欢的,就是《鹊桥仙》那首。您是我们全家最喜欢的词人。”他会马上变脸,粗着嗓子说:“对不起,我不是词人,你们全家才是词人。下一个问题。”

秦观的词名所以大大掩盖了诗名和文名,主要因为词写男女情事而又要眇真挚,容易为更多的读者接受。到了南宋,他已被视为婉约派第一流词人,排名上升很快。他擅长把男女恋情同自己的坎坷身世相结合,艺术手法含蓄蕴藉,常通过凝重的意境,用“飞絮”“落花”“黄昏”“流水”等意象,来营造一个惝恍清幽的艺术世界,在当时赢得了很多青楼歌女的粉丝。

而人们记住秦观,大抵就来自于这首《鹊桥仙·纤云弄巧》: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鹊桥仙》,又名《金风玉露相逢曲》、《广寒秋》等,双调56字,上下阕各两仄韵,每阕首两句要求对仗。从这个词牌名就可以看出,它起初跟七夕有关。这首词千百年来一直脍炙人口,可以说是古往今来最著名的七夕诗词了。尤其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两句,已成为抒写男女爱情的千古绝唱,在中国几乎妇孺皆知,一直安慰着因种种原因不能日日厮守的青年男女。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似乎天上的纤云也在学习织女的技巧,星星也在为两人的相会传送幽恨。相会的路途遥远,只能在暗夜中行进。银汉,天河,是割断这对神仙眷侣的天堑。这几句都是写天上的景色。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虽然相会一年才能有一度,但比起人间那些蝇营狗苟的所谓爱情,或者纯粹是肉体的欢娱来说,其幸福的感觉要高过千倍万倍。秦观把牛郎织女的相会时刻比作“金风玉露”,来源于李商隐的《辛未七夕》诗:“恐是仙家好别离,故教迢递作佳期。由来碧落银河畔,可要金风玉露时。”这是作者对牵牛织女爱情纯洁坚贞的赞美,人间的一切爱情,与之相比都黯然失色。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他们之间的温柔缠绵,像水一样,而短暂的佳期欢娱,又如同梦幻泡影;佳会一过,很快就不得不分别。当他们依依不舍地朝鹊桥的两端而去,不时地回头相望,心中痛楚,充溢着说不尽的辛酸难受,让我们读者不能不为之动容。这是写他们欢会之后的分别。

我敢说,这绝对是七夕的爆款文案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爱情若是长久,又何必朝朝暮暮在一起。正当我们要为牵牛织女的惜别抛洒一抔同情之泪的时候,作者突然抛出这两句,一下又把我们这些庸俗之徒警醒,让我们惭愧,自己对他们的同情是多么的可怜。在上阕中,作者已经说了,人家两情相悦一次,就胜过我们人间情侣的千次万次,我们就算每天缠绵,一年也不过365次,而人家可以千年万年,永无止境,我们怎么能跟人家相比?况且,真正的爱情,是不在乎相伴时间长短的,朝朝暮暮的相伴不一定有真实的爱情,更不一定有质量。这点我们应该承认,人间很多夫妻虽然天天相处,却同床异梦,或者吵架不断,柴米油盐让大家都筋疲力尽。

自古以来写七夕的诗词很多,但秦观这首拔高了牵牛织女的意境。因为以往的作者大多是慨叹他们离多会少的悲哀,比如汉代《古诗十九首》:“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写两人隔河相望的可怜。而秦观却说他们一年一会比天天厮守好,正显得他们的精神高尚,所以《草堂诗余集》卷三眉批说:“相逢胜人间,会心之语。两情不在朝暮,破格之谈。七夕歌以双星会少别多为恨,独少游此词谓‘两情若是久长’二句,最能醒人心目。”说得确实不错。但这样的拔高,秦观也不是第一个,欧阳修的《七夕》诗就说过:“莫言天上稀相见,犹胜人间去不回”,也是说牛郎织女的相会,并不逊于人间情侣的薄情。只不过秦观的说法要更进一步,他不像欧阳修,把牛郎织女的一年一会和人间始乱终弃的情侣相比,而是说即便和一般恩爱的夫妻相比仍要高尚。

除了思想之外,从技巧上看,最后两句也非常别致。有学者分析说,作词最忌以议论入词,最忌以散文笔法入词,但这两句就偏偏是议论,句子也近于散文,而产生了让人惊讶的效果,这就是妙语天成,可遇而不可学,就算秦观本人,恐怕也写不出第二句。

其实,即便是有这么多关于七夕的诗、关于相思的诗词,但单纯讲七夕这一天的情绪,也是狭隘而轻飘的。七夕到来,有情人相见,感情注定是复杂的。“几许欢情与离恨,年年并在此宵中”,这一天要承载一年的情绪,压力真的好大。

没有哪种感情是因着某个日子突然产生的,这些感情在来到这一天之前的量变积累,才是这个节日里最值得纪念和珍视的部分。李白有句看似矛盾的诗,“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很好地表达了这个意思。

千百年来,我们在七夕这天反复重温历史传来的悠远回音。今天,同一轮明月下依旧延续着同样的故事,那些苦苦相守的真情,爱而不得的遗憾,肝肠寸断的离别,飘然何处的感慨,才是人生永恒的主题。

免费咨询:提供朋友圈、成交,广告、招商文案策划、优化服务,立刻加微信:57807073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