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还有书籍;幸好,还有书籍


原标题:但是,还有书籍;幸好,还有书籍

截止1月22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571例,波及25个省(市),其中重症95例,死亡17例。追踪密切接触患者5897人,已解除医学观察969人,尚有4928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外面的世界太危险,这个春节不宜出门,只宜宅居家中。那看剧便成了首选,今天文益君便为大家推荐一部高分纪录片,满足大家。《但是还有书籍》是2019年末开播的纪录片,一季五集,每集半小时。每周三更新,现已完结。由哔哩哔哩和北京小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人文纪录片。截止写稿时,有602.7万的播放量,评分9.8分。 一个不宜外出的假期,适宜躲在家中享受《但是还有书籍》带来的悠闲时光。

(图片截取自《但是还有书籍》纪录片,下同)

有人讨论它出现的书籍,有人分析它故事的主角,有人说要重新拾起阅读,有人解析它的选材用意...如此,我便从想从读者与阅读入手,简单和大家聊聊《但是还有书籍》。

从第一集中,关注编辑、校对、翻译,到第二集关注旧书店店长、流浪书车夫妻与藏书人,再到第三集的绘本画家、作家与绘本共读推广者,接着是第四集的封面、装帧设计师们,最终聚焦到读者与阅读的推广者...

读者是阅读的最后一环,阅读是书籍的最终目的。

无论是作者、编辑、设计、书商一切的努力皆是为了读者的阅读。

之前,看到新闻说,中国人年平均阅读量是0.7本书,相较于其他国家动辄几十的数量,似乎中国的读者们有些差强人意。在我反复的查阅资料后,又有许多不同的数据,从4.77本到12.4本,不同机构的评估,数据也差异巨大,如亚马逊只统计了自身的用户数目,还有只算实体书的销量的,也有随机的抽查的。

于是,我想其实也没有那么遭嘛,中国人的阅读单是这样的统计就有这么多,那我每天的接触的各类阅读软件还有各种电子的、实体的、可以借阅的各种形式。如此一算,中国人的阅读数量应该可以的。你看,纪录片里,第五集,朱利伟在地铁上拍地铁读书人,一拍一大把,连地铁都那么多。 如此,那些担忧国人阅读的都是杞人忧天嘛,根本没有那回事儿~

在重温《但是还有书籍》时,我却看到了有来自图书馆工作人员的评论,他说进馆的人越来越少,周围人都在担心自己的未来;紧接着他的评论的人有书店、有单纯读者表达对国人阅读、对书籍未来的担忧。

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毕竟互联网有一个“利器”,叫做精准推送。换浏览器、换关键词,我发现世界不一样了。

来自许多人对国人阅读的担忧,第一集里后浪编辑朱岳说,十万人里有一个能够阅读这本书,那么他们便能活下去。但是我的想法却是,实体书有些难,但是电子书加实体书的话,应该比较轻松吧,你看后浪现在不也获得好好的。现在回想,颇为羞愧。我看到了来自电子书城经营平台的调查发声。我才猛然发现不是我与身边人常用电子书,便世界都在用,有许多我看不见的地方。 查阅了各种电子书城、实体书销量还有图书馆近况等等内容后,我悲哀地发现,国人阅读是真的需要“拯救”了。

于是简单用手机拍摄的地铁上的读书人也因为弥足珍贵,而让人感动。也出现了许多书籍推荐人与“阅读行动”推广人,他们绞尽脑汁的寻找新的阅读形式,让人们能走近阅读。“只有做不到,才会反复强调”也许镜头里十几人的阅读画面,也许是拍摄组许多天拍摄的成果,只有阅读的没落,才会有人去推广“阅读行动”,毕竟不会有人因为随便拍菜市场备受关注,也不会有“买菜运动”的推广者...

在第二集里,漂流书车的夫妻俩说过一句话:书就希望被看。于是他们带着图书去漂流旅行,移动的书摊出现在写字楼、居民楼下,在集市卖场,也出现在乡村地头,去给人看。

但是书籍希望被人看,但是人希望看书籍吗?

在知乎,有关当代中国人阅读率的讨论。关于阅读率低的原因,从书籍的排版、阅读者受教育缺失,到社会问题、体制原因...零零总总接近500个回答,皆是对这个现象问题的反思。

看到有观点说,当代中国人的阅读率并不低。中国人缺的不是阅读,而是“深度阅读”,缺的不是读物,而是读者。短平快的咨询与内容我们并不缺失,甚至有些过剩;优质的、哲理的、先锋的我们同样不少,但是那些深刻的却需要我们耗费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去做“深度阅读”的书籍却并不受人们的喜欢。

那么深阅读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我们还需要深阅读吗?

深阅读,是对阅读内容内化与思考,是与作者的灵魂对话,是一种更深刻、更高层次的思考。 人,我思故我在,思想才是本体。

由于无法逃脱死亡,于是我们思考死亡,思考世界,追寻人生的意义坐标,苦觅自己人生的锚点。于是先贤们把自己对人生、死亡的思考留存于纸上,期待后人与之对话,也永葆自己的“青春”。后人通过深阅读内化前人的思想,借助前人开辟的道路继续向前。 深阅读成为人类的一种隐性本能,是诉求,却又不像吃喝般天然必须,但是对于思想的进步、灵魂的丰实却又必不可少。

在电子产品横行的今天,有声书,长、短视频层出不穷,他们或许能够给我们感官上的刺激,却少有能给我们心灵上的感动与冲击。 在愉悦的时光之后,我们还需要一些灵魂的养料还充实自己,用深阅读为自己准备一场思想的盛宴,满足灵魂丰实的需要。

其实不管是什么国家,在阅读上都缺乏深度。有人说是网络小说阻碍了中国文坛的发展,其实不然,在国外,《五十度灰》三部曲售出3500万册,《饥饿游戏》、《相助》、《火车上的小女孩》等玄幻、惊悚小说销量也维持在800万册以上。这些小说同样的算作阅读量,但是都非深阅读。《娱乐至死》中,说: 其实不必理由巴普洛夫实验与睡眠教育法,人类的本能便不喜深刻而有哲理的书籍。

所以后浪的朱岳为了推书而头顶日渐光亮,俞国林为了《郑天挺西南联大日记》苦磨十年,而这样的学术古籍类经典,不过是两万册的销量。这些与读者隔得有些远的,需要读者去用力贴近作者的书籍,并不能讨读者的欢心。而这个时代,缺乏耐心的读者们,自然去选择那些更轻松有趣的书籍。

书籍,因为工业化而成为一个能够走入千家万户的商品。 书籍的工业产品化,让普通人以更小的代价去接触知识、艺术、文化,但书籍也丧失其原有的尊贵与稀缺。书籍成为了受市场摆布、娱乐大众的商品。《送东阳马生序》里写“ 无从至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的情景恐怕再难看到了。这是书籍之幸,也是书籍之不幸。书籍规模化的生产,反而使书籍淹没在了庞杂的信息里,只泛起一丝丝的水花。

那么,阅读,尤其是“深度阅读”的前路在哪里呢?

阿道司.赫胥黎《美丽新世界》里表露出对阅读的担忧, 他担心失去任何禁书的理由,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但是还有书籍》告诉我们,幸好我们还有书籍,还有爱书人。

通过纪录片,看到的是忙忙碌碌在幕后,几人数年磨一书的编书人;反复推敲斟酌的词句,不敢松懈的译书人;是在书海里寻寻觅觅,淘寻的旧书的藏书人;是坚守在书店里,流转传递的贩书人……是作者、是编辑、是书商、是读者……是爱书人。

他们逆流而行,为阅读而不断努力。让我们看到,我们缺少阅读只是因为一个契机一个理由,而非真正厌恶阅读。于是他们努力的给人们寻找着阅读的契机,从内容到封面,从书店到活动,他们找着各样的理由,让匆匆的行者参与其中。

这是一个快速阅读时代,人们追逐着效率;这是一个多样化阅读时代,人们更渴求多种感官的刺激;这是一个破碎阅读的时代,人们选择短平快的阅读……逐渐进行的无纸质化阅读,实体书店的没落,传媒抢占着出版行业的生存空间,这不是一个好时代……电子娱乐垄断精神生活的时代,人们有一百种娱乐消遣的方式。 但是,有许许多多的人在努力为人们开辟着书籍的另一重天地、寻找着满足人们深度阅读的更多可能性、构建着当代人的阅读精神……

但是,还有书籍;

幸好,还有书籍。

免费咨询:提供朋友圈、成交,广告、招商文案策划、优化服务,立刻加微信:57807073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