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兮归来!悼堂兄景文


原标题:魂兮归来! 悼堂兄景文

| 第1409期 |

魂兮归来!悼堂兄景文

文/洪建武

近悉堂兄景文在兰州逝世,震惊之余,几声叹息,几多感伤,叹人生无常,生命苦短,从此,于兄謀面只能是南轲梦间了。

兄无光宗耀祖之荣耀,无惊天动地之伟业,兄只是一个平凡人,平凡人走完了平凡之路。

他生在穷山沟一个贫苦家庭里,兄弟姐妹多,从小就过着衣食忧愁的日子 ,忍饥挨饿是常事,他曾经在柿沟割过韭菜,到赵镇集上去卖。在苦难的日子里成长,十八岁他参军入伍,是新疆某部工程兵,在那个“深挖洞,广积粮,”的年代,他挖山洞,修坑道 ,苦干了几年,退伍后被安置在兴平玻璃纤维厂工作,在工厂他迷上了武术,每次回村,就给我们讲“武术套路”,在生产队的大场里,夜风徐徐的吹,皎洁的月光洒在大地上,我们几个小兄弟围成一圈,看他演示拳路的招式,我们背地里叫他“老教练”,后来他又迷上了“拳击”,开口闭口什么“左勾拳”“右勾拳”“直拳”……。把饲养室的土墻击的掉土,在电线杆子上练拳击, 把手都练破了,他说他每秒可发60拳,我吐着舌头,给他举起大拇指,接连说了三个“利害”,人常说”艺高人胆大”,他回来休假,从来白天不走,都是晚上二、三点才去,我曾经问过他,你深更半夜去厂里,一路上没发生过什么事吗?他说:有一次他走到兴平南市,有三个小伙把他挡住要钱,他说要钱没有,你把烂自行车推去,那几个小伙来推他自行车,他三两下就把他们打 下了,我知道他的实力和功夫,我还知道他这人不会胡谝,肯定有这回事。

这样反常的作息时间,也给自己惹过麻烦,那是一个三秋大忙的日子,为了多休两天假,把自留地的玉米收了,把麦种上。他就和工友倒休,加班到深夜,带着厂里发的劳保品“一捆窗纱”往回跑,晚上三点到了礼泉县城,被民兵押到公安局,说他深更半夜到处乱跑,非偷即盗,那时全社会都在讲阶级斗争,公安局当时就审问他,查他的身份、查他的祖宗三代、查他的政治面貌……。他一五一十的说了实际情况,最后处理是:窗纱扣下,回厂开证明,写一份检讨。证明开回来了,可检讨难住了老兄,他不会写,就跑到学校找我给他写,我听说后啼笑皆非,也不知道检讨什么?最后我就胡编了几句:阶级斗争是个纲,纲举目张……,他拿去交了差。

他对父母很孝敬,他的父亲我叫三爸,去世早,留下了他母亲(我三姨),弟兄五个,两个妹妹,都末成年,他是老大,缺衣少食的年代里,嗷嗷待哺的七个孩子要吃要喝,母亲的那个难,他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三姨患病大概在八几年,那时县城正好有十月会,我来县城看望三姨,他正给三姨看病,不知什么原因,他们没有住在医院,也可能是没有病床,而是住在中山街一旅社东院的一个房间里,那时候,三姨的病情很严重了,起不了床,走不了路,吃不成饭,他每天背着或抱着母亲去医院打针,回来给母亲喂饭喂药,洗脸擦澡,端屎端尿……,旅社的服务员都很感动,说他真是个孝子。

退休以后,他先是在西安二儿子的工厂住了几年,后来去兰州在大儿子工作的兰州交通大学住,听村人说,去年他曾回来过一次,走时是哭着离开的,这是一个不好的兆头,果不其然,2019年最后一。月的某一天,他的三个儿子捧着他的骨灰盒回来了。

一曲唢呐,几声哀乐,把骨灰安葬了。

一缕青烟升九天

几点骨灰入故土

斯人已乘黄鹤去

白云千载空悠悠

作者简介

洪建武,陕西省咸阳市礼泉县昭陵镇菜园村人。原中学语文教师,现已退休,喜爱文学、书画艺术。

文案策划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