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家具的书房文化之道


原标题:明清家具的书房文化之道

书房作为传统文人和封建社会士大夫阶层特有的心灵栖息地,随着历史的发展和文化的衍变,以红木古典家具书房用品为载体形式的书房文化,在当前这个时代发生了显著的改变。

数百年前明代文人笔端流溢的“径转有屏,屏欲小;屏进有阶,阶欲平;阶畔有花,花欲鲜;花外有墙,墙欲低……”( 明程羽文《清闲供》) 的院式书房,留给我们的是巨大的想象空间。但是,红木家具文化任何时候都不失着深厚的文化根源和社会基础,正如《弘历鉴古图》中所呈现的情境,在前朝文士风流逸趣的书房和堂皇富丽的宫廷书斋这两者风格变幻之间,我们既能真切地体会到主人家个人的情态追求,又能深切地感受到主人家特殊身份所创设的文化价值。

也正是如此多元化和深层次的表现,使得发端自“以文为业砚为田”之传统的红木书房文化,在漫长的因袭和创新中,彰显出历久弥新的魅力,在每一段红木文化演进的述写中,都饱含着难以磨灭的时代特征和人文情怀。

正逢国泰民安的伟大时代,这个伟大时代创造巨大物质财富的同时,也创造着巨大的精神财富。我们所处的红木古典家具行业正当其时,以红木古典家具书房用品系列为代表的红木文化也方兴未艾。

一、从红木古典家具书房用品系列的消费群体来看

明清两代,因为红木种材的稀缺性和工艺的高难度性,加上文人的参与和王公贵族的嗜好,使得红木家具,有史以来都为前朝文人群体和显贵阶级所独享,成为普通人文化生活中难以企及的私藏御用之物。但是从以明式家具为代表的“精英文化”和清式家具为代表的“贵族文化”这两种文化的生成来看,我们不难得出结论:红木家具的创设者决定着红木家具所代表的文化类型。

今天,商业文明时代的到来,带动了城市化发展的进程,不可忽略的事实是,消费红木家具是一种乐趣,但这种乐趣和消费其他奢侈品一样,是建立在一定的经济能力之上的。这种不易为大多数人感受到的乐趣,很自然上升为可资炫耀的资本,让红木家具成为供小众消费的特殊商品。这部分小众如:高级公务员、儒商、商界精英阶层、学者名流和城市新贵等,当属红木古典家具消费群中的主力,他们从很大的程度上,为各类的红木拥趸起着文化示范作用,在红木领域扮演着文化领航者的角色。

这部分人基本上得到了主流社会的承认。他们有着丰富的社会阅历,社交圈子既活跃又有质量,而且基本实现财富积累,具备了相当的经济实力,即有财富积累又有知识积累。当红木作为载体既可以满足身份认同,又能满足复归于传统的文化认同时,红木的主体消费群由他们这部分群体构成,就不是想当然了。“仓廪实而知礼仪”,当物质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充分满足时,精神追求自然随之而来,而书房用品系列作为红木古典家具的最高表现形式,成为消费主体的重要消费品类,也就再顺理成章不过了。

由此可见,由高级公务员、儒商、商界精英阶层、学者名流和城市新贵们构成的消费主体,在红木文化及消费领域占据着双重的主导地位。

二、根据红木古典家具书房用品系列的使用场合来看

稍具红木知识的朋友都有所了解,红木家具在使用方面注重价值诉求,亦即“舒适让位于尊严”。书房作为重要而私密的社交场合,在现代人的工作生活中仍然承袭着传统,不管是政坛运筹帷幄的显贵,抑或商海纵横捭阖的富亨,还是治学韬光养晦的贤达,他们都希望在红木家具配置得当的传统书房里,完成日常社交的同时,也传递秩序思想和本位观念。

所以,根据红木古典家具书房用品系列不同消费者,在不同场合使用的情况,我们将满足现代工作生活所需的红木书房分为以下三个类型:政务书房、商务书房和家居书房。同时,结合各式家具的形制特点和使用功能,我们来解读传统书房文化在今天的表现形式。

让我们先从政务书房说起:室内一圈椅一书桌,桌上置笔筒及其他一应文房四宝,这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是政务之用,文气十足的圈椅后面加置地屏,无形中凸显了主座的宝相,烘托了主人的地位;上通透下封闭的万历柜作为书柜,既陈设又储存,同样也是必要,尤其半开放半封闭的功能效果很贴切,不动声色之际显示出从政之人的城府;为了增强室内家具的陈设功能,再配置一对三弯腿花几,放上花盆,施以点缀,缓和气氛,如果空间允许,再分别配置宫灯架一对和衣帽架一个,前者作装饰,后者间使用。

俗语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如果说从椅具的功能来看,从文之人以圈椅为坐具是为了体现内敛,那么行武之人以交椅来彰显地位丝毫不为过。商场如战场,交椅在今天,最适宜的对象当属商界人士。但因为要顾及商务书房的特殊环境,所以采取圆后背式交椅则更为正式。以商务书房为例:圆后背交椅配长条桌,或替以大画案,案上陈插屏,身后立围屏,意味藏风聚气,不显峥嵘;书柜根据主人喜好,明式亮格式或清式门柜式均可;室内配置小画案和香几,便于怡情之际,鉴赏手卷及燃香之用;经商之人,红木小神龛和茶几一定必不可少,个中功能不言而喻。此外配置衣帽架,如果空间允许,配置小型条桌和若干圆鼓凳用于小型会议之用,简练实用的效果中,尚能传递效率意识。

家居书房相对于前两者,因为更为私密和个性化,想象空间更大,以椅具配置为参照的话,圈椅和直背式交椅因为更趋舒适,家居书房当为上上之选。此外,各式书房用品中罗汉床必不可少,毕竟罗汉床作为待客至佳之器,兼具使用和装饰功能,在以红木家具为载体的书房文化中,其所发挥的作用无可替代,其他如书架书柜、扛箱式柜、架几类的配置就因人因空间而已,不细加描述了。

三、根据红木古典家具书房用品系列的风格追求来看

自明式家具的简练巧雅,到清式家具的富丽繁华,从海派家具的兼容并蓄,到如今新中式的时尚中庸,红木家具文化虽然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呈现出不同的表现形式,然而作为传统文化载体,她始终保留着纯正的血统。多元化的时代造就了多元化的价值观,多元化的价值观带来了多元化的生活体验,在多元化家具文化异彩纷呈的今天,我们仍然可以从魅力不减的明清古典家具中,为我们今天打造新的古典家具书房形式,寻找到满意的答案。

基于使用者营造书房风格的个性化追求,以明清两种古典家具和富有浓郁时代气息的新中式家具为参照,我们将红木古典家具书房用品系列分为简约型、豪华型和舒适型。

简约型书房要凸显简约,当然应配置明式家具。空间以灯挂椅加架几式书案为中心,后置亮格式书架,另外,设置翘头案家具、香几与方凳组合,大小形制结合,配以罗汉床、多宝格、小酒桌、衣帽架等,在空间布局上相互呼应,墙面挂字画或挂屏,不至于因追求简约而嫌单调。豪华型书房在空间允许的情况下,应布局屏类家具,围屏、座屏等纯陈设类既切割空间,又起点缀作用,坐具以清式宝座带脚踏为宜,配满工台桌,以门柜式书柜组合多宝格,此外,应在包括罗汉床、茶几花几、香案琴桌等多样化的家具形制中,注重工艺制作的复杂性和题材运用的适配性,因为细节方属豪华型书房的特质,不然一味追求铺张,很容易让主人家陷入物质的窠臼,使人沦为家具的陪衬,让观瞻者贻笑大方;书房追求舒适性是因为现代人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较前人有很大的改变,书房环境又相对私密和封闭,所以注重个人感受的现代人,他们觉得条件允许的时候,舒适的功能性诉求有理由首先得到满足,在这个方面,新中式家具承担起的角色更多些,限于本文的主旨,舒适性书房与新中式家具的运用只做概念性的描述,在此恕不详述。

“千秋名节在,垂衣待升平。”红木古典家具书房文化在今天的表现,虽然已经远离士大夫时代书房内外的高雅别致,但是以红木古典家具为载体的书房文化,作为古今历代文人意匠的勤劳智慧的结晶,还依然担当着文化传承的使命,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昌明时代,古老的红木文化魅力必将由此焕发出新的活力,在时代的进步引领之下,为红木古典家具书房用品爱好者找寻新的精神乐园,营造新的心灵宿地。

文案策划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