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里的温暖文/颜丙环


原标题:冬天里的温暖 文/颜丙环

我是1984年入校的东平四中高中十六级学生。那个时候,学校有两个月的暑假,还有给家人帮忙收庄稼的秋假,冬季的高中生活相对漫长,印象也最深刻。

晚霞的余晖洒进校园的每个角落,高高的白杨树,随着凛冽的寒风,时而撒落着几片秋天遗忘的黄色的、卷曲的叶子。下午最后一节课是课外活动,操场上师生们生龙活虎地打篮球。散见几个同学倚在校园大树上,郎朗的读书,食堂里已经弥漫出诱人的饭菜的香气。

这时的我,蜷缩在宿舍的角落里百无聊赖。远远地看着满满的冬日晚霞、还有朝气蓬勃的同学,满眼的惆怅沉在心底。收回眼光,看到床前是同学们散落一地的鞋子,头顶墙壁上悬挂着同学们存放的干粮,满屋干粮的霉味和鞋袜的酸臭交织着一起,更是让内心充满无尽的悲催。

入校不久,我类风湿关节炎复发,一到冬季,天气寒冷,浑身钻心的疼痛,手、脚、膝盖肿得像馒头,走路拖着一条腿,一步一摇,步履蹒跚,仅靠每天吃止疼药维持最起码的起居。一天三次吃药,刺激胃口常常吐酸水,很简单的体育活动都不能参加。那个时候,深切感觉到上高中的冬天特别的寒冷,尤其在宿舍里更是感觉像冰窖。寒冷的天气,让我的病痛雪上加霜。

但天气的寒冷、病痛的折磨,阻挡不住师生给予我春天般的温度,那种贴心的关爱、体恤,使我内心充满感激。

那是一个礼拜六的下午,天空飘起雪花。同学们兴高采烈地谈论着回家的事宜,三五一群地骑着自行车往家奔,唯有我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等候来接我的哥哥或者姐姐。因为我的腿不能骑车,每个礼拜天都有哥哥或者姐姐骑自行车把我驮回家,遇到雪雨天气,就在学校住一天,让本村的同学给我捎足一个礼拜的干粮。

看着同学们陆续走了,还没有看到来接我的哥哥,我放弃了回家的念头,正准备回宿舍休息。同班同学张果走到我跟前,说:“丙环,我送你回家吧”。他高高的个子,浓眉大眼。他在我们班是体育健将,我们交流不多。我赶忙说:“送我回家来回有五十多里,你回家就黑天了,你赶紧回家吧,我这个礼拜天不回家了”。他推出自行车,用手拍着后座位说:“同学,别客气了!你腿脚不好,正需要回家调理一下身体。我骑自行车快,一会儿就回来”。他带着我,顶着刺骨的北风,非常吃力地瞪着自行车往前奔。雪越下越大,雪水与汗水交溶,他湿透的后背冒着热气。走到上坡的地方,他从自行车上下了,让我继续坐着,他推着自行车一步步地往前走。等把我送到家门口,天已经黑了,他累得气喘吁吁。我坚持留下他吃饭,他打了一声招呼,一步跨到自行车上,一眨眼的功夫,骑出去很远。

时间过去这么久,这件事情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感激不尽。张果同学热爱体育,打篮球是他的强项。经常看到他在篮球场上的矫健身影,自己也是羡慕不已。我体弱多病,根本无法参加正常的体育活动,只喜欢一个人安静地看书,所以,给他的接触并不多,甚至在课外活动的时候,见面也就是打个招呼。但他这种助人为乐的精神,拉近了我跟他的距离,让我切身感受到同学的情谊,那种春天般的温暖。还有让我感动的化学老师,人们都喊他小彭老师。我当时是化学课代表,与小彭老师接触比较多,他直爽实在,对我也是关爱有加。有一天晚上,下了晚自习课,他把我喊到他的宿舍,用煤油炉下了一碗炝锅鸡蛋面,端给我让我吃下,说:“你身体不好,营养跟不上,以后就来我宿舍,给你加一餐”。等我吃下鸡蛋面,他又递给我一包药,说:“我用公职人员医疗报销本给你买的止疼药,可以吃一个多月,省的你经常去医院拿药”。当时,感动得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确,老师的爱,像一条长河,它恬静,泛着微微的涟漪;它清澈,清得看得见河底的块块卵石;它轻柔,如春风缓缓送我前行。

在高中阶段,很多的老师、同学让我感动着,而且这种感动,一直激励我奋进。是师生的情谊,鼓励我走过高中的冬季,战胜沉疴顽疾的折磨。是这种温暖给予我力量和自信,是这种精神,陪伴我走过人生最悲惨的阶段。也是这种温暖的力量,让我一路走来,实现人生的价值,活出自己的样子。过去了多少年,回首高中生活,我真切感受到:东平四中的冬天很温暖!

(作者:颜丙环,东平四中十六级学生。本文由作者和东平四中《母校情怀》编写组独家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特别感谢段振业先生的热心收征与精心编撰。 祝东平四中——现东平县接山镇中学新老校友春节快乐吉祥,新年幸福安康!)

免费咨询:提供朋友圈、成交,广告、招商文案策划、优化服务,立刻加微信:57807073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