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别人信不信,我绝对相信夏文明的存在


原标题:不管别人信不信,我绝对相信夏文明的存在

铜的熔点1083.4±0.2℃,铁的熔点1538℃。单从这两种金属的冶炼温度来说,炼铁要难得多。所以,人类首先进入的是青铜文明,之后才进入铁器时代。就如同全世界范围内人类祖先在很早就会了烧制陶器(陶器的烧成温度在800-900度左右,一般不超过1100度),只有我们的祖先在某一时刻把炉火提高到1200度,神奇的瓷诞生了。

青铜文明中的青铜是金属冶铸史上最早的合金,要在纯铜中加入锡或铅来提高强度和进一步降低熔点。

所有的中国人都相信:约在公元前21世纪,禹治水成功,被推举为联盟首领。禹死后,其子启继位。自此,传统推举首领的“禅让”制为王位世袭制所代替,中国历史上出现了第一个王朝——夏。

我们相信我们是“上下五千年”连绵不断的文明史,但西方学者根据他们判断文明的体系,如需要有城市、文字、青铜、神庙和祭坛,对于我们的夏商周之说,只承认到商;夏,是否存在,有争议,不被西方学术界认可。

近年来,二里头遗址越来越被认定为是“夏都”遗址。但关键问题是也一直没有出土文字。这里没有文字,夏之后的商也没有关于夏的记载,夏却在几百年后的周的文献中出现。文明一定是联系的,不会凭空跃出。商代的青铜器和甲骨文如此成熟,它也一定有“前身”,夏代的文字也许是绳结,也许扎在树叶上,也许是岩画……;也许夏人根本不叫自己是夏,叫“春”、“秋”、“冬”也未可知。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相信自己的文明,骄傲自己的历史,不需要生拉硬拽地搞神马“工程”,按照中国人自己的方式: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国家博物馆和上海博物馆有几件标记为“夏”的文物,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的!

【国家博物馆】

铜爵 二里头文化,1984年河南省偃师县二里头出土

器流、尾较长,无柱,束腰,平底,镂空鋬,三足呈细锥状。经测,其合金成分为铜92%、锡7%,属锡青铜,是目前所知中国历史上出现最早的青铜容器。此青铜爵器壁较薄,器表粗糙,无纹饰,表现出早期青铜器特征。

石磬 二里头文化,1974年山西省夏县东下冯出土

石磬呈三角形,经打制而成,器表粗糙,上方有一圆穿,以供悬挂。其形状及打制方法,与新石器时代晚期石磬有相承之处,而且形状与此后商代石磬也大致相同。

玉钺 二里头文化,1974年河南省偃师县二里头出土

器呈长方形,弧刃,顶端有一圆穿,两侧装饰齿牙。钺是由原始社会的劳动工具石斧演变来的,很可能是古人专门制造的原始兵器。后来逐渐作为一种礼仪用器,用以象征军事统帅权。武王伐纣的牧野之战中武王“左杖黄铖,右秉白旗”指挥战斗,钺也可能是也是最高权力的象征。

【上海博物馆】

镶嵌十字纹方钺 夏晚期

钺是长柄弧刃的砍杀兵器,同时也是刑具,青铜铭文中有很多用钺砍头的象形字说明了这一功用。然而,也有一些钺,大而重,刃部平口无锋,没有任何使用痕迹,应当是礼仪用器。这种钺一般都出土于随葬精美礼器的墓葬中,是一种君权或军事权力的象征。

这件钺体形厚实,中心圆孔直径6.1厘米,周围环列两圈用绿松石嵌成的十字纹,十字纹内外又环列绿松石圈,深度约2毫米,用胶质黏合。十字纹、圆圈纹与中心镂孔形成方圆相间的图案,排列整齐有序又富于变化,体现了虚实融合的和谐形式感。钺身上开两个长方形孔,用于安装木柄时穿过皮条。

这件大钺放在上海青铜馆的入口,可见看重

管流爵 夏晚期

此爵有以陶爵为原型的痕迹,是现存夏代晚期少数青铜容器中最为奇特的器形,十分罕见。三足残缺,从断面推测应为三棱形足,并据陶爵复原。整件器物的装饰朴素而有致。

管流爵容量很小,流的作用是倾注而非吮饮,因此是注酒器,不是饮酒器。

连珠纹斝(夏代晚期)

斝是中国古代用于盛酒或温酒的酒器,也被用作礼器,源自同形陶器。三足,一鋬(耳),两柱,圆口呈喇叭形。由商汤王打败夏桀之后,定为御用的酒杯,诸侯则用角。

斝的腰部有三条不平行的横纹,特別的是有一排凸出的小乳钉,故称"连珠纹斝"。这种纹饰是夏代晩期青铜器的特征。

束腰爵 夏晚期

云纹鼎(夏代晚期)

敛口,厚唇,小立耳,深弧腹,圜底,腹下有3空锥足。腹饰一周粗疏的斜角云纹。器壁薄,为了防止铸造爆裂,口沿处理得比较厚。合范技巧不够成熟,尚未掌握范芯全封闭铸造技术。1987年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出土的网格铜鼎也为阳文线条。

约在公元前16世纪,成汤率领商族趁夏乱起兵,灭夏,建立了商朝。商初建都于亳,后又经数次迁徙,约在公元前14世纪,商王盘庚定都于殷(今河南安阳), 直至公元前11世纪商朝灭亡。盘庚迁殷之后,商朝的发展进入了强盛。

商代的卜骨 国家博物馆

八十多公斤的杜岭方鼎 商代早期 国家博物馆

发现于郑州,是一对,并排放置。另一只略小,现在在河南省博物馆。杜岭方鼎是目前人类所能认知的年代最早的大体量青铜重器。出土这对方鼎的郑州很可能是商代早期的都城。

文明不会突然迸发,商代有如此发达的文明,一定有传承。比商更早的文明,不管它叫“夏”,还是叫“秋”叫“冬”,只是一个名字,它一定存在。它是青铜文明的起步期,器物简单、简陋、简朴,不会有什么大器。所以,传说中的大禹铸九鼎也只是传说了,毕竟夏代的工艺条件达不到做大鼎的程度。

免费咨询:提供朋友圈、成交,广告、招商文案策划、优化服务,立刻加微信:57807073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