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直播怎么样(西瓜平台主播好不好做怎么结算)


我只看西瓜直播。这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时间,总怕那些直播app挤占可怜的手机空间之后,再压缩自己为数不多的碎片时光。

网络直播是俊男靓女的天下,她们的表演类似于微型综艺,是“花絮”和“片段”。你可以和一个赏心悦目的主播聊上几句不痛不痒的天,说些漫无边际的“情话”。

并不是所有直播都这样,这几天,横店圈的直播就大大刷新了我的认知,让我认识到:世界上原来真有这种生活状态的人们。

01

“三和大神”的后现代版本。

2018年,日本NHK电视台的纪录片《三和人才市场:中国日结1500日元的年轻人》,第一次让“三和大神”这个词语深入人心。

中国社会科学院调查员田丰和他的学生林凯玄随后写了一本《岂不怀归:三和青年调查》,进一步描述了结构了这个群体。

西瓜直播的底层悲凉:“三和大神”混迹其中,倾轧无处不在

消极的工作态度和极低的生活质量,创造出了一种亚文化符号。他们游荡在三和人才市场附近,寻找着日结零工,干一天玩三天。他们在臭气熏天的“黑色桃花源”、“废人村”里破罐破摔,混吃等死。

他们的“反工厂文化”并非完全出自于自身,也受到了当时野蛮生长的工厂影响:超时、超负荷的工作;恶劣有害的工厂环境、严苛而混乱的工人管理方法。或者就像《无间道》里刘德华说的那样:他们没得选。

三和大神现象,在2018年被人们熟知。可想而知,他的形成一定早于这个时刻很多。现在他们已经消散在历史的风尘里。然而,横店圈的直播界,或许是另一个微缩版的“三和大神”的世界。

但他们又和三和大神并不完全相同:三和大神大多数都是90后、00后的年轻人,而在横店圈,四十岁左右才是常态。

四十岁是一个尴尬的年纪,这个时候人们的圈层基本已经固化,很难有翻天覆地的改变。即便如张艺谋、贾樟柯、路遥、余华这样的导演、作家,也始终把创作定位在他们的四十岁以前的年代,过了四十岁的创作往往乏善可陈。比如,余华的《第七日》,就并不如前面的作品引人注目。

直播平台的主播,大多有歌舞才艺。又或者凭借自身的“盛世容颜”,诙谐幽默的谈吐,容易吸引不少人的关注。但横店圈里的主播却与此相反:他们没什么才艺,文化水平也偏低,整体素质不高。原本,“三和大神”的工作只是机械劳动,做苦力讨生活,并不积极融入到人际交往之中;但横店圈的主播们却在“吹牛”的直播状态中,把“三和大神”般的生活活色生香地展现在人们面前。

02

“横店小曾健导演”和“狂浪歌tcl”的一场纷争——底层倾轧无处不在。

“横店小曾健导演”长相不丑,虽然年过不惑,但比同龄人年轻不少。他的父母五十岁才生下了这个孩子,属于老来得子。家庭条件并不优越,但这不影响无形中的骄纵。特别的是:这种骄纵只让他养成了游手好闲的性格。胆子却不大,遇到强硬势力,哪怕没有直接威胁也会噤若寒蝉。

对普通人来说,王宝强的逆袭只是传说,不可复制,横店并不能让每个人实现梦想。小曾健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曾经想借助徒步摆脱生活困境。

本来,徒步直播的确可行。比如西瓜直播里的“子安”,就依靠徒步积累了百万粉丝。从一个无依无靠、身无分文的农村小子,华丽转身成为网红。类似经历的主播不胜枚举:瘦驴、村妮等等。但这位曾健仅仅徒步了一天,就扔下了小车,重新回到横店混日子,他吃不了那个苦。

西瓜直播的底层悲凉:“三和大神”混迹其中,倾轧无处不在

后来,在网友的资助下,他又买了一辆二手汽车,借口是:去终南山云游、写诗。并且一直称呼自己是“大才”,全然不顾现在网络上沸沸扬扬的“贾浅浅诗歌”现象。当然,他也没有任何一本书或者一支笔。

在终南山,他被当地管理人员驱离,这让他担惊受怕。汽车没有汽油,只好停在一个小镇上。这个时候,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出现了:每到饭点,这位“大才”就会开启直播,点上几个菜,买来一瓶汾酒或者几瓶大乌苏,翻转手机摄像头,把店家的收款二维码展现给“大哥”(直播间刷礼物的金主),“云付款”。

这让我瞠目结舌:每次付款环节总要等上不少时间,等着直播间另一端的“大哥”买单。很难想象,店家当时是一种什么表情。

有的时候,直播间里无人付账,曾健就会非常无奈地对着镜头哀叹:这怎么办?这怎么办?——他从来不考虑做任何工作。这让人想到广东的“窃·格瓦拉”的名言:打工?这辈子打工是不可能的。

他珍惜自己的每一点体力。有的时候,他对直播间大哥不给他转账汽油钱的事,也耿耿于怀:没有汽油,寸步难行。似乎这些人命定就要帮助他似的。

“狂浪歌tcl”也是横漂中的一员。不同于曾健的是:他是一名90后,要小曾健不少。他打了零工,但也依靠网络直播挣钱。正因为如此,他和曾健在最近几天势同水火。

狂浪歌tcl(以下遵照网友习惯称为“狂浪”)认为曾健抢走了“大哥”,他们总是为曾健“云付款”,大大影响了自己的收入。于是,他开始教训曾健:要自食其力,大哥们帮不了你一辈子,给你刷钱,不如刷给我。

曾健完全不理会之后,狂浪竟然让“横店闪电侠”策划了一出类似于针扎小人的巫蛊之术:把写有人名的纸牌牌葬入“坟墓”,还煞有其事地烧纸。当然,平台迅速永久封禁了“横店闪电侠”。

但这并没有让狂浪偃旗息鼓,他花了一天时间直播自己如何给曾健制作“冥器”。这一举动,让生性胆小的曾健气愤不已,痛斥他是“狂犬”、白眼狼、不正当竞争、见利忘义、挑拨离间、撬大哥等等。

通过直播追踪,基本可以确定,这些绝对没有剧本,不是套路,完完全全就是小人物的生活,类似于“三和大神”的生活。

03

网上的“大哥”们。

在这些闹剧里,那些肯于出钱的“大哥”是让人奇怪的一个存在。

比如,在“小曾健”直播间里,就有一位“茜瓜小梦”的网友,自称是一名在校女生,但刷礼物和“云付款”毫不含糊。

此外还有“花园疤哥”“萧聿农”等等,简直就是一掷千金。这并不夸张:很多横店主播的“钻石”(直播平台的一种代币,可以兑现)数目都在100万左右,折成现金是人民币五万元以上。我特别奇怪:这些刷钱的大哥出于什么目的呢?他们的确不可能养这个“巨婴”一辈子,之后怎么办?

这些横店主播和他们的金主,让我想起黑泽明的《七武士》里的一段台词:

“你们把农民当作是什么?以为是菩萨吗?简直笑话。农民最狡猾,要米不给米,要麦又说没有,其实他们都有,掀开地板看看,不在地下就在储物室,一定会发现很多东西,米、盐、豆、酒...到山涧深谷去看看,有隐蔽的稻田。表面忠厚但最会撒谎,不管什么他们都会说谎!一打仗就去杀残兵抢武器,所谓农民,最吝啬,最狡猾,懦弱,坏心肠,低能,是杀人鬼。

但是,谁令他们变成这样的?是你们,是你们.武士,你们都去死!为打仗而烧村,蹂躏稻田,恣意劳役,凌辱妇女,杀反抗者,你叫农民怎么办?他们应该怎么办?该死!”

假若现在是纸醉金迷,以后的生活如何面对?他们通常带着两个手机,但却经常身无分文。

每次吃饭,遥控指挥点菜点饭,还送上白酒、啤酒,除了出于乐于助人的心理之外,还有什么呢?

最后,哪位大哥真的不缺钱,也给我的文章“赞赏”一下嘛!不要一瓶酒的价钱,一滴酒就可以了

文案策划

秦志强:利用文案策划在家兼职年赚50万+的秘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