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阅读怎么听书(起点读书听书如何加速有哪些模式)


课外书大概是陪伴每个人学生时代的美好事物之一。回想当初,有的人会在上课的时候,把课外书偷偷的放到书本后面假装学习,也有人会趁自习时偷偷地瞄上几眼……时至今日,学生们看书的方式可能没变,但载体已经随着科技进步,从实体书到各种APP发生了眼花缭乱的改变。

到现在为止你的阅读习惯是否也已经发生了变化?

先不用着急思考答案,因为当下00后的阅读方式可能会让你大开眼界,今天我们请来的这位主角,正在用新的阅读方式满足00后碎片化的阅读需求,并且把内容直接拍成了自制短剧!

快点阅读张锐:00后、对话体阅读和短剧

Lily:

先请锐总介绍一下自己和快点这家公司吧。

张锐:

快点是17年上线的,我们一开始叫快点阅读,是国内最早做对话体小说的公司,发展到现在已经有三年了。我们最近又刚上线了快点TV做短剧,其实就是我们的自制剧。这其实是顺其自然的,因为我们的对话体小说非常像剧本。我们现在每天会有两三万部新的小说被写出来,上架的作品大概有四五千。

也就是说我们这个平台每天会产生四五千个新的剧本,我们现在是把自己这些原创剧本拍成短剧,然后做我们的自制剧,再去做一块新的市场。

Lily:

浩军,我想问问您最近在看哪个赛道的机会?

李浩军:

大家都说线上流量现在比较难去抓,所以做流量平台相对来说门槛会比较高。

从去年开始的趋势是一波去做企业互联网,一波去做零售、做消费。这确实是现在比较大的趋势。我们其实这方面也看得也比较多。

Lily:

锐总给自己这个公司起名叫快点,它本身发展也是很快的。17年开始做这个事,到今天为止也就不到4年的时间,已经有很多年轻人都在用内容来做社交了。您当时是怎么发现了像对话体阅读这样的内容形式和机会的?

张锐:

我们这个公司是一个做社交的公司,早期我们其实做的是类似于Snapchat的软件,也就是熟人社交领域,或者说是通信方面的产品。那时候我们觉得年轻人中存在机会。因为我个人一直在做年轻人的市场,例如最早的有人人网,我们整个公司的基因都在社交上。但是后来大概做了有小两年时间的熟人社交,我们发现在国内这个方面确实非常难,因为有腾讯这座大山在那放着,有QQ、有微信。

Lily:

00后为什么喜欢这样去阅读?这中间有什么用户特色吗?

张锐:

我觉得其实这跟整个互联网的趋势是一样的。整个互联网都在变得碎片化,所有的内容媒介都在变碎片。你看现在快手,他们不管是DAU,还是其他方面都比爱优腾还是要大一些。

如果从漫画市场来看也会发现,比如快看漫画,他们专门做条漫,页漫变成条漫也是碎片化的一种体现;我们这边也是一样,传统小说变成对话体小说。对话体小说跟传统小说最大的区别就是对话体的节奏会很快,剧情推进很快,因为它基本上就是角色之间的对话,铺垫的内容会比较少。

而且对话体的小说很大的一个特点是最后一定会反转,可能每一集都会有反转,爽点会很多。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跟我们那个时代不同,我们那个时候内容比较贫瘠。

李浩军:

但我觉得有一点是一样的,大家对于内容消费的诉求是一直都在的。而且学生还有个特点,即便今天大家都有手机,但上课的时候其实是不允许用手机的,所以它的内容消费确实比较随便。比如说下课10分钟看一看,上下学的路上看一看,唯一的成段时间就是晚上,但晚上你还要写作业,可能就睡前看一看。因此时间会被切得比较碎。

张锐:

另外一点就是现在整个信息都是爆炸化地去侵占这些年轻人的时间。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小时候内容没那么多。小说就那么多,你能看的也就这么多,甚至你能玩的游戏也就这么多。所以这些小说我都揉碎了读,这些游戏可能都玩十几遍。不像现在steam一打开,免费送的游戏可能都够你玩很久很久。那时候不一样的。

所以那时候其实是内容极度贫乏的时期,你会投入大量精力去沉浸在这些内容里。比如一个小说写得很长,前面先写个几十万字,我们照样能看下去。但现在,我们自己对用户做了一些调研访谈,他们其实是看不下去的。你需要一开始就要抓住他们,因为他们有太多选择,有各种内容可以看,比如短视频,玩游戏。

李浩军:

我觉得这个心态可能和年不年轻不一定完全正相关。我觉得现在我们也是这个心态,因为内容爆炸对于每个年龄段都一样,比如说一个电视剧前两集特别拖沓,很可能我就看不下去了。人类越来越没耐心。

Lily:

人类在科技大爆炸之后,其实是不断对抗自己熵增的一个过程。你会发现你自己的信息太混乱了,我们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马上看手机,90%的人可能是这样的。看手机之后,先处理一堆昨天老板留的一些邮件、同事的微信,然后开始去刷一刷各种各样的信息和新闻。

我们的生活方式已经被信息打乱了,确实是有意思的一个变化。既然是这种情况,那是否意味着我们对内容质量的要求就比过去要高很多?过去可能只有榕树下这种平台看;而现在有这么多选择,就需要有非常优秀的创作者。锐总你是怎么吸引到优秀创作者来快点做创作的?

张锐:

首先我们得有读者,这其实就是我们比较有优势的地方。我们是一个做社交起家的公司,所以我们会做很多互动的功能。比如条评是我们发明的,它有点像B站的弹幕,但它是对话体的文字型的弹幕。

这是我们第一个发明的,后来很多小说网站都把这个功能复制过去了。这个时候我们就会发现,从数据上来说,我们站内40%的用户每天都会去发评论,这个比例在一个内容社区内是非常高的。我们每天会有10%的人去写小说,然后40%的人写评论,剩下人去看,一般来说一个内容社区比例是1:10:100。

行业内有一个说法,1%的人创作内容,10%的人评论,然后剩下的人去消费。在我们这儿这个比例大概是10:40:100。所以你的用户互动多了,他就有更多的可能性留在这儿。

Lily:

这些UGC(用户原创内容)是跟你们签约的,还是普通创作者都可以上传?

张锐:

在我们这其实所有用户都可以去写,如果发现这个用户写得好就会签约。

Lily:

这其实就意味着你需要大把的资本在后面支撑?我可以理解它是一个版权的资本战吗?

张锐:

我们现在签约作者应该有3000~4000个,但如果你说作者的话其实就太多了,基本上我们DAU(日活)10%的比例会去写,所以每天会有几十万的用户去写,这个比例非常高。目前我们的版权基本上是在平台上的,包括未来各种改编权、开发权。这都是行业内的一些基本的规则。

Lily:

最早吸引那些最优质的创作者从传统平台迁移到快点来,您有遇到过什么挑战吗?

张锐:

我觉得传统平台已经非常头部化了,他们已经非常头部化了,头部作者占了大量的流量。有点像现在这些短视频平台,所以有很多新的作者写的东西,一个是没人看,因为这个平台可能不给他做相应的分发;另外因为我们的内容都比较短,所以我们可以用算法去做分发。它不像传统小说,一个用户可能要读很久才能把一部小说读完,基本上他的时间都在这个作品上。我们这儿大部分用户都是同时追好几部的,因为我们这是日更或者一日两更。

Lily:

创作者压力太大了。

张锐:

其实比写传统小说还要简单一些,因为我们每一章就两三千字,对于码字比较强的人来说一天就可以写一个礼拜工作量。他星期天加加班,一星期每天都更一下,用户看起来也爽。他可以同时追好几个,每天都有新的看。我们再通过用户自己的爱好,通过算法去分发。

所以我们的流量会更分散一些,没有那么的头部化。你是普通用户,如果你写的东西,你加标签加得多一些,或者在快点加好友比较多,这些人都会去看你写的,就会有不少流量。这跟传统的平台是不一样的,所以在我们这可能会受到更多的关注,你写起来就更简单一些,能吸引到更多作者。

Lily:

咱们现在有付费阅读吗?你是怎么盈利的?

张锐:

我们现在还没有付费阅读,现在应该是全平台都没有。目前是通过放广告盈利的。

Lily:

既然提到门槛,我听下来一个是说内容的原创性,第二就是独家性。涉及到独家性就涉及到资本。你有没有担心过,如果一旦像阅文这种大的内容平台杀进来,或者头条说我也去做这个事,他们有大量的钱去签作家。面对这种挑战,你们要怎么应对?

张锐:

我觉得快点的特点在于它不是一个内容生产平台,就像你刚才介绍我们的时候,说我们是基于年轻人的一个内容互动社区,我觉得这是最核心的。一个平台我砸钱是可以砸出来的,但是一个社区其实是很难去通过砸钱的方式把它砸出来,这就是我们最大的一个优势,对别人来说其实还算是个壁垒了。

李浩军:

它其实有一个功能是合写。打个比方,我们设定一个场景,然后再找5个朋友,另外5个虚拟人设。大家一起来创作一个故事。以这6个人设的身份在里面聊天。其实这是一种满足你想象的方式。

所以刚才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在想,第一个我觉得其实相对于传统的内容创作平台而言,创作者本身的重合度应该没有那么高,因为传统写长文和写对话体短文的人群还不大一样,所以我觉得其实通过创作者生态的积累,最后还是会浮现出自己头部的创作者。我理解的是这些创作者应该和传统的创作者还是有一些区分度的,所以其实还是在培养自己的创作者生态。

在这个之上,内容会形成IP化,因为IP化的商业逻辑比较简单。其实公司也收到过一些外界的邀约,我们选择把这些IP自己去做影视化的产出,我们也在自己拍剧。

这些剧相比抖音、爱奇艺、优酷这样的平台,其实核心还是在于剧本本身。因为剧本全都是来自于我们自己的阅读平台,所以要讲差异化的话,这些内容本身是别的平台没有的,我们是基于自己的内容,拍自己的视频作品。这些作品又是所谓的短剧的形态,是介于长视频和短视频中间的一种业态,所以我们希望它相对于UGC(用户原创内容)品质更高;但比那些长剧而言,观看的压力更小,因为它短。所以我觉得这是一种相对比较新颖的模式。

Lily:

我们现在在做创作者生态上有什么独特的打法吗?

张锐:

首先我举个例子,就像刚才浩军说的,我们创作者跟传统网络创作者不太一样。比如我们这有一个作者,他能在我们这排名前三;第一是一个叫仄黎的作者。排第三的作者是一个大二的学生,现在通过我们的平台,每个月应该能有个近10万块钱的收入。

Lily:

是打赏还是广告的分成?

张锐:

广告分成加打赏,仄黎就是一个普通的大二的学生。我们这有些二、三线城市的小作者,他的作品稍微好一点就能有不错的收入,应该是非常高的收入了。因为我们比较扁平,比较长尾化,其实很多用户都可以获得相应的一些收入,不管是分成、打赏,这些都会有。这也进一步吸引了更多新的作者来创作。

Lily:

我其实还是很认同刚才浩军讲的我们基于熟人社交去做内容的这种互动,这种形式是非常独特的一个角度。今天我们录节目正好是1月5日,虾米发了一篇公告说它即将停止运营这个平台了。可能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虾米是什么,但在我朋友圈里就是一片缅怀声,大家都是说虾米是在大学时候用的、陪伴了多少个加班的日夜、陪伴了失恋等等。你能看到一旦熟人在一个平台上产生了那种感情和粘性,确实很难被其他品牌带走。

张锐:

这就是熟人社交最核心的一点,非常的牢固,然后还能自增长。

Lily:

刚才也提到现在在努力地把内容不断向多媒体去转化。有好的内容、好的IP之后,签下来也会去做一些视频方向的尝试,也就有了快点TV这样一个产品。请锐总介绍一下快点TV主要是做什么?

张锐:

快点TV其实刚上线半个多月,但现在上面已经有近千部剧了,因为我们去年一年基本上都在自己拍剧。严格说快点阅读是世界上最大的剧本工厂。这个一点都不夸张,它每天会产生大量的新剧本,我们又会通过分发和算法,去了解用户喜欢哪个剧本,我们内部会把这些最好的剧本再挑出来,把他们视频化。

Lily:

是你们自己拍,还是外面有机构来生产?

张锐:

我们有自己内部的导演和制片人,制片人会去找一些专业的团队拍出来。其实有点像我们自己的MCN(多频道网络)机构。我们目前可能有100家合作的机构给我们拍这些剧。

一开始我们整个短剧是放在快点内部的。后来我们觉得,一方面用户很喜欢这个短剧的形式和内容;另一方面从各种数据、各方面来看,这个应该可以作为未来发展的长远方向。所以我们在年底把它独立出来,成立一个新的APP,主做这个方向。

Lily:

我理解的这个剧是不是就跟咱们现在看其他短视频平台那个剧一样,比如说三分钟两分钟就一集,是个连续剧是吧?

张锐:

我觉得跟短视频的剧可能不太一样,短视频的剧看起来更像是系列剧,每一集都更偏向一个独立的故事。我们可能更像爱优腾的这种长剧,只不过我们每一集都比较短,我们一季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一季现在可能二三十集,每集大概5分钟。

Lily:

您刚才说的时长和集数的设定,它是有什么产品上的逻辑吗?二三十集,然后一集很短,3到6分钟这样?

张锐:

基本上我觉得整个时长大概相当于一部电影的时长。我们如果要把一个故事讲好,或者讲出花、讲出彩,差不多需要90分钟左右。我们作为短剧,就是把这一整个故事分成N集,所以就是5分钟一集。

当初我们其实做过很多实验,因为最初我们是在阅读平台上上线这个东西的,一开始我们设定的是一分钟,然后慢慢到进化到现在的5分钟。我们发现短剧确实不是短视频,如果你真的要讲一段剧情的话,需要一定的时长,所以目前我们设定的时长大概在四、五分钟左右。

Lily:

我觉得这比拍电影还难,不是说它制作难度,而是它剧本难度。因为你每一集5分钟就要留一个扣,每一集5分钟你就要有一个点。一个90分钟的电影,它的起承转合可能就那么几个环节,有可能高潮就一个,主角打完就结束了。但短剧的话你每一集得打一把过来,这个对剧本要求太高了。

张锐:

好处就是爽点很多,每5分钟就能爽一次或者两次,但对我们来说没什么成本,因为对话小说就是这样的。我们现在的一话是大概两三千字,然后你把它视频化以后,其实也就是五六分钟的内容。我们原始的剧本,他本来就需要一话有几个爽点。所以我们就直接把它视频化,其实对我们来说没什么。

Lily:

浩军,当时快点决定要做TV这事,你跟锐总之间会有什么冲突吗?

李浩军:

没有,坦白说我觉得大家会更兴奋一些。因为其实从业态、从内容载体来看,以及最后承载的商业模式和现在能看到的市值表现来说,显然视频化的载体是比文字化的载体想象空间更大的。

所以我觉得其实视频是有更强的表现力和承载力的,显然如果视频平台我们能做起来的话,会比以前的纯小说或者文字平台更有想法。

Lily:

说到快点TV,我也发现它有一个很有趣的设置,咱们产品可以横屏看,可以竖屏看,我们为什么要设置一个横竖双屏的产品?这有什么逻辑吗?

张锐:

主要还是从用户需求来看。因为内容的展现形式我们觉得并不重要。非要强调我们自己是竖屏短剧平台或者横屏短剧平台,我觉得没必要。竖屏是可以消费的,横屏也可以消费。并不因为现在所有短视频都是竖屏的,大家就都觉得竖屏是一个趋势,其实真正去电影院还是要看横屏的内容。就像你刚才说的,其实制作上门槛并不是特别高,现在在横店都有剧组在拍我们的剧。

从剧组来说,如果一个故事更好地讲给用户的话,展现方式就没那么重要,所以我们在最初拍的时候,就会去做横竖双屏的准备。所以不管你想横着看还是想竖着看,我们想给用户多一个选择。

Lily:

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巨大的利好,就是如果我们已经有TV了,未来我们的用户的延展性就高了。如果说就一种对话体阅读这种形式,它可能以00后为主,对于我们80后、70后来说可能看着是有点费劲,但TV的话对于全年龄段会非常延展,老年人也很愿意看,年轻人、中年人也很愿意看。如果说我们在短视频这边迅速获得了成功,未来会不会像优爱腾一样去做长剧?

张锐:

我们其实都有可能去拍电影,因为我们全部用自有的IP。其实爱优腾也有找到我们想跟我们合作,用我们的IP去拍长剧,他们的市场人员也有找过来。我觉得如果未来我们的IP足够好,我们也可以上大银幕。

对我们来说IP是最重要的,就像刚才浩军强调剧本是最重要的,我们自己的IP是最重要的。我们每天会产生大量的IP,然后我们自己用短剧把一个IP养大,未来再把它去长剧化、电影化,我觉得这都是顺其自然的事。其实现在大部分的好的IP全部都是原来网文平台出来的,几乎100%。像美国所谓的比较大的IP全都是漫画出来的。

Lily:

快点2020年时完成了近亿美元的C轮融资,这在社交平台上是一个凤毛麟角的融资额度了。您还记得当时跟投资人谈判的过程吗?你觉得什么打动了他们?

张锐:

我觉得年轻人这个点可能是最重要的。目前年轻人聚集的地方,就像我刚才说的QQ。剩下可能大部分男性用户都在游戏上,如果能说出来的也就是一个B站,我们再举例就很难举出来了。B站其实经过这么久,能长到这么大,是因为那个时候的年轻人长大了,用户更有话语权了,所以B站现在看起来主流了。

Lily:

请浩军讲讲,作为快点的早期投资人,到C轮我们继续跟投。这一轮你觉得是什么坚定了你继续加码?

李浩军:

就像刚才张锐讲的,很多产品需求是被用户需求推着往前去迭代的。早年我们刚开始去看的时候,能不能想到今天快点TV的形态?坦白说张锐自己应该也没想到可以做成现在这种形态。

最早在17年的时候,我们发现美国有Hooked这样的模式,就是美国的对话体小说的模式。我们觉得有意思,它可以满足年轻人碎片化的阅读需求,在国内找创业公司的时候,我们看到张锐也在做这样的尝试,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但我们也看到一些问题,比如说这种碎片化的内容,下面的长内容的承载能力问题、以后的商业化问题。所以我觉得公司其实是在慢慢进步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其实也慢慢看到了这种新型人类社区。张锐刚才也讲了,大家投社交其实都在想投新一代年轻人的平台,这种东西对于资本来说往往是一个比较兴奋的故事。

再加上过去这几年,在社交和年轻人平台上,国内其实没有太多的亮点,所以我觉得像快点现在的定位以及数据,可能让大家看到了一个有新一代年轻人的一个平台机会。这肯定对大家是比较有诱惑和吸引力的,所以我觉得这是大家愿意在这个时候加注的原因。

文案策划

秦志强:利用文案策划在家兼职年赚50万+的秘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