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尾效应什么意思(长尾效应通俗解释及效应)


从1998年痞子蔡发布《第一次亲密接触》至今,网络文学不仅平地起高楼,而且迅速成为燎原之火,风头反压传统纸媒。

2020年,中国数字阅读行业产值达到372亿元,用户4.9亿。网文发挥了IP源头和核心的作用,拉动影视、动漫、游戏、有声阅读等下游行业总产值超过了万亿元。

近年来我国出品的影视作品中两至三成源自于网文IP,而在热播度最高的影视剧中,网文IP改编的影视剧甚至能占据半壁江山。

今天所长就来分析一下“网文IP影视化”这个问题。

1

很多很多年前,所长就听过影视业内人士说:影视业有多繁荣,取决于文学界有多繁荣。文学一直是影视业最重要的内容源头。

截至2019年底,我国网络文学作品累计规模已经达到2590万部。数量之巨、类型之多,脑洞之大,在全世界都堪称顶尖。同时还自带粉丝,成为影视制作内容最重要的源头“活水”之一。

然而网文IP影视化的效果却难以一语道尽, 有《琅琊榜》、《大江大河》这样影视作品比原著本身更受认可的。

也有《诛仙》这样“魔改”到原著粉丝想给剧组寄刀片的。

网文IP影视化:长尾效应越发明显,但同质化越来越严重

但更多的是平庸无奇的作品,默默上映了,默默放完了,除了原著粉和演员粉讨论外,没有激起什么水花。

“什么样的网文更适合改编做影视剧”、“网文改编的影视剧怎么才能又保留原著精髓又适合影视呈现”、“网文改编影视剧如何同时兼顾原著粉和路人”……近些年来这些话题一直在讨论从没有结论,估计还会一直讨论下去。

最新的进展是试图借助科技的力量来找出最适合影视化的网文IP。一月底,中国电影家协会指导,中国电影家协会编剧教育工作委员会、北京电影学院中国电影编剧研究院联合发布了《2019-2020年度网络文学IP影视剧改编潜力评估报告》,通过大数据手段以及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对4100万条用户的打分和留言进行分析,发现网文IP的个体激励、人物、情节三个指标的组合测试的分表现,与影视剧改编满意程度呈显著正相关。

根据47个样本IP在影视剧形态的“热播”程度,及其网络文学IP形态在“个体激励”、“角色”、“情节”三个关键指标的得分,构筑回归方程,得出潜力计算公式。

得分=-2.89131 0.04687*“人物” 0.03492*“情节” 0.03392*“个体激励”

这个公式真的有用吗?文学影视作品的价值可以用数学公式来衡量吗?所长拭目以待。

2

2015年是网文IP影视化一个很明显的“启动年”,自那时起网文改编影视剧越来越火热,内容和形式也一直在变化。根据所长观察,目前有很明显的三个新趋势:

一、网文IP改编长尾效应越发明显

几年前的网文IP在进行影视化时,就是简单地改编成影视作品上映,连出个周边都罕见。但近来已经演变成为以网文IP为核心,串联影视、动漫、游戏等多业态。

比如网文IP大平台之一的阅文集团,基于腾讯新文创生态,以网文IP为基石,开放性地与多行业合作伙伴共建IP生态业务矩阵。

二、竖屏短剧兴起

随着知识产权监管越发严格,短视频平台上基于影视作品的“二创二改”内容大受打击,短视频平台急需找到新的原创内容生产点。

而网文重“梗”与“爽”,快节奏+高爽点的创作思路与短视频不谋而合,抖音、快手、腾讯微视等短视频平台纷纷入局短剧业务,绝大多数IP就来源于网文改编。

网文IP影视化:长尾效应越发明显,但同质化越来越严重

三、女性意识的觉醒

随着我国女性经济能力和社会地位的不断发展,即便是在言情市场,“王子救公主”的爱情模式也不再受到追捧,早些年那种“借大女主之名行玛丽苏之实”的伪大女主作品已经不是主流。

从潇湘书院和晋江文学城的影视化IP名单中可以看出,曾经的“女作男宠”模式遭到抛弃,更多走向女主恋爱事业两手抓的独立女性模式。

最近口碑热度都很高的《司藤》中,女主角就不再是传统的白幼瘦“公主”,而是一个高傲强大的“女王”。

3

说完了网文IP影视化的最新趋势,来分析一下存在的三大问题:

一、同质化现象越来越严重

首先是作为IP源头的网络文学:这些年当我们说起网络小说的风格,往往会有一个大概的分类,比如晋江风、起点风、潇湘风。网文风格类型的固化,既意味着网文产业的相对成熟,但也同时埋下了内卷的种子。读者在选择一个平台之时,基本上对这家平台就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定位。

不仅不同平台间有“风格壁垒”,同一个平台内部还有“类型壁垒”。以晋江为例,晋江的「纯爱」与「言情」频道读者之间互不相通,「古代」、「现代」、「幻想」之间也有坚厚壁垒。读者在进入一个类型频道之后,往往会不知不觉地陷入同类型内容的阅读藩篱之中,导致各个频道内部内卷化严重,以及生成的网文风格类型单一。

网文IP影视化也加剧了网文的同质化,当一部网文改编的影视作品大爆之后,平台往往会要求作家们写大量同类题材的作品。

而在影视端,一种类型的网文改编剧大火出圈之后,马上就会上马大量同类型的剧。比如《镇魂》和《陈情令》火了之后,马上拍了多部耽改剧,至今仍有许多积压待播。

在这样的情况下新的类型题材难以树立与出圈,连带着作者的创新积极性也会大减。

二、影视技术落后于小说创作

这一点很容易理解,就是我国目前的影视工业化程度仍然偏低,技术赶不上网文的脑洞。想一想《三体》为什么还没有改编拍摄成影视作品,不就是以现有的技术,要想把大刘的脑洞变成画面声音难度太大成本太高。

同样,前文提到的《2019-2020年度网络文学IP影视剧改编潜力评估报告》将网文

《诡秘之主》评为影视化潜力第一名,但这部去年起点第一的作品,集克苏鲁风格、类SCP元素、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代风情和蒸汽朋克情怀于一体,改编难度和成本也足以让许多制作公司望而却步。

三、影视“IP宇宙” 难以建立

我国许多网络小说都是数百万字的体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宇宙。比如《盗墓笔记》、《法医秦明》系列,九州系列。但在影视化时都陷入了版权分销混乱的局面中。同一个IP改编,却有多部主演不同、制作团队不同的剧集和电影,让观众难以产生“同一个宇宙”的观感。

典型如《盗墓笔记》,它目前一共有6部不同主演团队的影视化作品。

九州系列更是拍一部毁一部,原著粉和观众都跪求放过。

网文IP影视化:长尾效应越发明显,但同质化越来越严重

何时我国才能出品《权力的游戏》这样故事和制作都对得起原作者脑洞和观众的IP宇宙呢?

文案策划

秦志强:利用文案策划在家兼职年赚50万+的秘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