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证有什么用(什么叫做皈依干什么的)


林兆恩在世八十二年,纵观他的一生从科举到云游到创教用了三十五年,后面四十七年的时间都在传教著书,晚年奉为教主。林兆恩在世的时候三一教的发展动力十足,林兆恩的后世弟子分化成研究义理与建立教团两批人马,后者慢慢与民间信仰越走越近,不过也正因此三一教在莆田一带扎下根来,即便历经康乾时期多次镇压仍然流传甚广。

自三一教创立以后,就得到各方褒贬,赞许之词且不必说,所谓批评之语可以作为参考。黄宗羲在《南雷文案·林三教传》中说:“兆恩之教,儒为立本,道为入门,释为极则,然观其所得结丹出神则于道家之旁门。”日本学者小柳司气太在《明末之三教关系》中也认为:“其说乃系道教七八分,佛教二三分,而以儒教饰其表面。”黄宗羲还明确指出:“夫周程以后,必欲自立一说,未有不为邪者。兆恩本二氏之学,恐人之议其邪也,而合之于入儒。卒之驴非驴,马非马,龟兹王所谓骡也,哀哉!”

后世对三一教等一些民间宗教多有打压,因此作为官方《钦定四库全书总目》的编纂者纪昀说林兆恩:“生平立说欲合三教为一,悠谬殆不足与辨。……皆猖狂无忌之谈。”民国大家马一浮说的就更加刻薄,他在《尔雅台答问·答刘君》中批评三一教:“三教同源之说,始于明季闽人林三教,不可据依,其人实于三教教义初未梦见;近世祖述此说者,益见支离。”认为林兆恩对于三教教义尚不清晰。

至于林兆恩对于儒道释各教精髓的悟入程度究竟如何,儒道释三教学人一定都有自己立场的评价,其实只要入其堂奥一窥便知,毕竟林兆恩存世的文字颇多,不仅有《林子三教正宗统论》三十六卷、《林子圣学统宗三教归儒集》、《三教会编》等皇皇之作,还有三一教徒的诸多文章。

其实,林兆恩对于儒道释的批判,实际上是对于儒道释中不好的东西进行否定而不是全盘否定,这也就是林兆恩所说的“非非三教”,也即批判三教错误的地方。正如林兆恩的弟子黄大本所说:“先生之所以与诸生言者,心性之外,不过明三教之同,俗学之病,天地圣人之所以合一者。言释则曰坐禅之非也,言道则曰运气之敝也,言儒则曰支离之陋也。”

在林兆恩所处的时代,无论儒道释都有很多主张“三教合一”的个人和流派,但是以儒生的身份走向宗教化的仅有林兆恩自己。两百多年后,清代又出现一位类似林兆恩的角色——张积中。张积中老师是“太谷学派”创始人周星垣,“太谷学派”融合儒道释三家的学说,以儒家“蒙以养正”的观点为基础,主张“教养天下”。张积中的更加强调“三教合一”,在山东黄崖山聚众八千余人,有与清政府对垒之势,后被剿灭,时称“黄崖教案”

那么问题来了,主张某种学说是否有必要以宗教或类宗教的形式出现?要知道,无论于公于私,老师和教主,在导向性上还是有根本区别的。即便后世学人,仍然会在思想上下功夫,信教与否与能否证道自然没有必然联系。但是,教化之人或许重在化育,方便法门也不可少,成立教派颁发“皈依证”利于摄受传播,于是有“证”的弟子也就越来越多了。

所以,重要的是沿着林兆恩创立三一教的初衷,像林兆恩一样学习、践行、探索,有“证”不重要,有证才重要

文案策划

秦志强:利用文案策划在家兼职年赚50万+的秘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