贬谪的读音是什么(浅谈古代贬谪文学的发展与内涵)


宋太祖赵匡胤曾云:文人“纵皆贪浊”,其危害“亦未及武臣十之一也”,因此,朝廷为巩固政权,重文轻武,把文人的地位推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上至宰相,下至主兵的枢密使、理财的三司使,下至州郡长官,也几乎都是文人担任。

朝廷的用人导向,使文人进入仕途的机会比唐朝的时候高出近十倍,而且入仕后的俸禄也远远高出唐人,使得北宋时期形成一种“布衣草泽,皆得充举”的现象。

文人入仕有利有弊,利自然是世上大众的知识和智慧大多集中在文人身上,把他们的知识和智慧用于报效朝廷、回馈乡梓自然会促进社会的发展。但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文人均有傲骨,而且文人相轻,自我感觉良好,与别人达成一致的共识也更难,所以,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党争之祸接连不断。

既有斗争就会有输赢,而在“刑不上大夫”的北宋,输的一方被贬谪流放也就成为了常事,既被贬谪,心中的块垒总得有发泄的途径,而文人写就的千秋文章,自然在酸甜苦辣的情绪感染下大放异彩。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贬谪文学的高峰继唐朝之后再次在北宋迎来巅峰时刻,而成就这一巅峰的文人自然少不了欧阳修、苏轼和王安石等大文豪。

一、贬谪文学

按说文解字的解释,贬乃损也,谪乃罚也,因此,文人遭贬谪即是降低官职的意思。宋代王溥的《唐会要》一文中写道:

“大凡有乖枉,怀奸挟情、贪渎乱法、心怀不轨而又不够五刑之量刑标准者,皆在贬谪之列。”

意思是说,封建社会犯了错误但还没到十恶不赦程度的官员,都在贬谪的范围里。

如果追根溯源的话,贬谪文学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存在了,而最出名的莫过于屈原所写的《离骚》了,屈原在《离骚》里既表达了自己“虽九死其犹未悔”的报国之志,又抒发了“哀民生之多艰”的愤懑。

而在汉代,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贾谊被外放为长沙王太傅时所作的《吊屈原赋》和《鵩鸟赋》了,他借屈原和鵩鸟来类比自己,抒发内心忧愤不平的情绪。

时间来到唐朝,贬谪文学发展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而我们大家都十分熟悉的李白、白居易都曾仕途失意而遭贬谪。像李白遭贬后写的《将进酒》“人生得间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至今为人们所传颂,而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时所写的《琵琶行》中的“千呼万唤使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更是人人尽知的千古佳句。

二、北宋的贬谪文人

“学而优则仕”的思想激起大量知识分子的参政意识,他们把自己一生的抱负都寄托在政治前途上,但文人的自视甚高与官场的波诡云谲,两种思想的激烈碰撞,在察言观色上稍逊一筹的文人自然成为被贬谪的高发人群。俗话说时势造英雄,而遭遇贬谪之后,心中的愤懑经文人的雕琢更容易成为不朽佳句。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浅谈古代贬谪文学的发展与内涵

1、被扣上“莫须有”罪名的欧阳修

有着宋朝知识分子良心之称的欧阳修,他当主考官时,更喜欢录用有观点有观察的文人,于是,他提拔了王安石、苏东坡、苏辙、苏洵、曾巩等一批人,他的学生占据了唐宋八大家的大半壁江山。有伯乐之才,他的文学造诣也更在他人之上,但慧极必伤,他的仕途并不顺利,他曾三次被黜,而其中两次被扣上乱伦的“莫须有”罪名。

当欧阳修被贬至滁州时,他寄情山水,苦中作乐,年仅四十岁却号“醉翁”,其创作的《醉翁亭记》,虽然文章贯穿一个“乐”字,但他心中的苦闷也是跃然纸上的,他借山水之乐来排谴谪居生活的苦闷,故说“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浅谈古代贬谪文学的发展与内涵

欧阳修天生有一双能发现美的眼睛,他带着对人间欣赏的态度去看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身居庙堂是美好的,处在山野之间也是美好的,当他被贬到夷陵的时候,“崎岖几日山行尽,却喜坡头见峡州”,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民风淳朴的地方,甚至还有些庆幸自己被贬,“行见江山且吟咏,不因迁谪岂能来”,这种乐观的心态非常人所能比。

2、被贬过三次的苏轼

苏轼具有白居易的乐天精神,他更把白居易当作自己的前身,连“东坡居士”都有白居易的影子,据传“东坡”的由来取自白居易的《东坡种花》中的“持树买花树,城东坡上栽”。

不管是登科后的光耀门楣,还是被贬之后的失意落魄,他都能坦然面之。苏轼虽然屡遭贬黜,政治主张遭到打压,但他始终初心不改,将心中的抱负与情绪寄托在山水之间与诗词的创作上。他遭贬谪的路线是从黄州到百越,再从惠州到海南,离政治中心开封越来越远,但他的文学成就却越来越高。每到一处,都能创作出脍炙人口的佳句,至今读来仍有时代意义。

他第一次遭贬谪是因为“乌台诗案”,他从湖州知州被贬至黄州。刚到黄州他就多次游览了古代骚人墨客最向往的赤壁,并创作了《赤壁赋》《后赤壁赋》和《念奴娇·赤壁怀古》等千古名作,以此来寄托他谪居时的思想感情。他那“一肚子不合时宜”全寄托在他的诗词里,有对“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周瑜在年少时就建功立业的倾慕,有对自己“早生华发”却无建树的无奈。

虽然做人豁达,诗词豪迈,但他对遭贬谪还是心有余悸的,所以,在《答秦太虚书》中,他自己曾说“自得罪归来,不复作文字”,这也是他对随性执笔,恣意挥墨的反思吧,但人可束缚,心却在纵横驰骋,于是就有了《满庭芳》里“且趁闲身未老,须放我、些子疏狂。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的放荡与不羁。

调任京城不过十余年,苏轼再次被贬黜,这次他被流放到更远的惠州。看惯了官场的黑暗与你争我夺,苏轼的心态变得更加闲适,随遇而安,于是“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妨长作岭南人”了,虽然远离庙堂,但庙堂不曾把他忘记,他从惠州又被远放到天之涯、海之角的儋州(今海南儋县),远离了朝堂上的纷争,他广阔的心态与浩渺的大海融为一体,正所谓“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

3、两次罢相的王安石

与苏轼被贬密切相关的王安石,虽然与苏轼的政见不同,但他同样有过罢官贬谪的遭遇。他内心失意,郁结难抒,一首“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的《梅花》,写出了他内心的悲苦,也让后人为他远大的政治主张无法成行而意难平,这短短的二十个字成为咏梅诗中最为经典的诗作,还被收录到语文课文里,连政敌司马光和苏轼等人,都对这首诗给予了高度评价。

在政治上,王安石虽然位居宰相高位,但他主张的变革触动了统治者的利益,所以被驱逐出权力中心是无法避免的。但纵观历代文学发展,似乎暗藏着一条文学造诣与政治追求是此消彼长的关系规律,所以,当王安石从权力中心走出来后,他就迈向了文坛领袖的高位,他创作的《登飞来峰》可与《梅花》比肩,万世流传。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浅谈古代贬谪文学的发展与内涵

三、贬谪文人的心态

被贬谪的文人心态从他们的诗词中可见一斑,有部分文人沿袭了屈原的悲哀心态,郁闷无法排解,像秦观遭贬后所作的《踏莎行》,“桃源望断无寻处”,“砌成此恨无重数”,表现出他的处境凄凉惨淡,但大部分的文人还是保持着恬静优雅的生活情趣和旷达悠闲的心境,身处忧患而旷然自适。像苏轼作的《临江仙》,“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被贬谪的文人士大夫虽有贬谪的困苦与牢骚,但却不沮丧、不悲观、不沉沦,仍然试图舒眉一搏,对前途保持着乐观的向往,这种绝处逢生的豁达给予了后人无数向上的力量。

结语

贬谪文学不仅反映贬谪文人的生活体验和思想感情,它更是一种历史精神的言说与延展。当他们遭遇人生危机时,通过作品来抒发感情,转移情绪,而饱含感情的作品是丰满的,是能给他人带来共情的能力的,转移情绪的乐观心态是有力量的,是能给他人带来希望的可能的。

文案策划

秦志强:利用文案策划在家兼职年赚50万+的秘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