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sel是什么牌子(diesel同档次的品牌及价格)


如果你关注《华丽志》每周发布的“全球可持续时尚快报”,你就会发现,在全球范围内,越来越多的新锐可持续时尚品牌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这些品牌背后的创始人基因各不相同,而本文我们即将介绍的,就是一位时尚企业家的二代——意大利高端牛仔品牌 Diesel 创始人、意大利奢侈品集团 OTB 掌门人 Renzo Rosso 的长子 —— Andrea Rosso。

Andrea Rosso(下图)现在是Diesel 品牌可持续发展大使及 Upcycling 系列艺术总监, 但《华丽志》的这次独家专访,是因为他在2015年创立的可持续时尚品牌 MYAR。秉承着“用现代视角看待过去事物(A modern view of the past)”的理念,通过重新设计、剪裁、缝制为废弃军装带来了二次生命。

在这次专访中,Andrea Rosso不仅与我们分享了他一手打造的可持续品牌的创业历程,还谈了谈在这个时尚家庭长大的心路历程。

和 Diesel 一起长大

《华丽志》: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家庭是做时尚产业的?

Andrea Rosso:在我6岁时,父亲就让我和弟弟为 Diesel 旗下童装线 DIESELITO(后更名为 Diesel Kids)走秀。当时我们一家住在一个名叫 Mason Vicentino 的小镇上,我还记得那场秀是在一家名叫 Taxido 的俱乐部举行的。

从我和弟弟出生起,我们接触到了许多 Diesel 的设计师或销售人员,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所以尽管我们生活在意大利北部的小镇上,但却是浸泡在国际时尚的氛围中长大的。

《华丽志》: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对时尚设计感兴趣的?是哪些人或经历对你产生了影响?

Andrea Rosso:在我成长的环境里,这些国际设计师和其他工作人员们共同为 Diesel 工作奋斗,他们之间一年比一年更加团结,对我产生了很大影响,让我自然而然地“掉”进了时尚行业中。

特别是我记得16岁时,和当时 Diesel 的首席设计 Wilbert Das 进行了一次环球研究旅行,我们去了东京、洛杉矶和纽约,遇到了许多有趣的人,逛了很多市场和商店,特别是古着店。我真的认为这次旅行改变了我的想法,让我彻底爱上了时尚行业。

《华丽志》:父亲对你创立 MYAR 有什么看法?

Andrea Rosso:我也很好奇,应该有人来问问他!

独家专访 | Diesel 创始人的长子为何迷上了“废旧军装”?

《华丽志》:在 Diesel 品牌的工作经历为经营 MYAR 带来了有哪些帮助?同样地,经营一家可持续品牌,为帮助 Diesel 践行可持续带来了哪些经验?

Andrea Rosso:在 Diesel,我可以了解到身处大众化市场的消费者是怎么想的,对我来说就像是创立 MYAR 前的一场试炼。

Diesel 就像是海里的一只巨鲸,MYAR 就像在巨鲸身体下游动的小鱼,在 MYAR,我可以不停试错,快速决定自己想要往哪个方向游,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再总结经验,然后帮助 Diesel 这只巨鲸移动方向。要知道,巨鲸通常要花很长的时间移动,但一旦移动,就必然是大动作。

事实上,Diesel 已经在借鉴 MYAR 采用的二维码策略,希望通过二维码告知顾客产品的生产信息。

创立MYAR:让被埋没的事物重新开始流通起来

事实上,Andrea Rosso 是时尚界一位“系列创业者”。

早在 1994年,他就创立了街头服饰品牌 55DSL,在设计过程中融入了自己这一代人对于时尚的需求,将城市文化与时尚联结在一起。2014年,55DSL 并入 Diesel,正式成为了一个副线品牌,

2015年,Andrea Rosso 决定重新出发,这次他创立了 MYAR。品牌名称 MYAR 是“军队(Army)”一词的重新排列组合,此外,AR是 Andrea Rosso 姓名的首字母缩写,因此,MYAR 也可以表示为“My AR”,意指这是属于 Andrea 自己的品牌。

MYAR 首个系列的产品包含了男士T恤和裤子,这些产品全部都由废旧军装改造而来。目前,除了T恤和裤子外,MYAR 还拥有针织衫、夹克外套、大衣、鞋履、套装等品类,售价在70欧元~1000欧元不等(约合人民币527元~7670元)。

今年7月,MYAR 宣布推出 MYAR Kids,该系列的目标群体是4~12岁儿童,服装的设计工作由 MYAR 品牌负责,生产和分销工作则由 OTB集团旗下童装生产业务 Brave Kid 负责。

Andrea Rosso 对《华丽志》强调:“让被埋没的事物重新开始流通起来,就注定会赋予这个事物更高的价值。”

《华丽志》:为什么决定创立 MYAR?又为何选择以废旧军装为材料?

Andrea Rosso:我一直想要拥有一支属于我自己的军队!我的愿望是在一个没有限制的氛围中工作,我不需要做简报,不需要做销售分析、市场趋势分析,不需要有销售目标,MYAR 就是在这样的愿望下诞生的品牌。

MYAR 像是一个“激情产物”,一直以来,我对复古事物还有军装抱有很大的热情,在创立 MYAR 之前我一直在收集各式各样的军装,有一天晚上,我坐在自己拥有的第一台 Pfaff 缝纫机前,把以前穿过的一件老式军装T恤重新剪裁、缝补,当时,创立 MYAR 品牌的想法在脑海中就出现了。

军装拥有很强的功能性和耐用性,一些老式风格的品牌通常还会从军装中找设计灵感,很多喜欢老式风格设计的人都梦想着有一件真正的老式军装。

军装T恤是我最开始就尝试改造的品类,之后我开始尝试改造裤子,并向顾客提供定制服务。我认为在当今时代,裤子是最难被定制的产品,如果能够把裤子这个品类做好,那么品牌的销售应该会不错。

选择裤子还有一个原因是,我认为裤子能够表达出来的信息要比T恤更多,人们每天出行都要穿裤子,在军队里,裤子每天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华丽志》:这些废旧军装是从哪里回收的?

Andrea Rosso:大多数时候是从英国、美国、意大利、法国、俄罗斯等地的服装回收商处购买军装,但通过这种方法,能够回收的军装数量不太稳定,有时候很多,有时候又很少。除此之外,我还会自己到二手市场淘一些老式军装,或者从个人消费者手中购买。

这个过程正是这份工作的美妙之处,我得时时刻刻关注市场,并且经常与全球各地的人交流。

独家专访 | Diesel 创始人的长子为何迷上了“废旧军装”?

《华丽志》:一件废旧军装被改造成 MYAR 产品需要多少个环节?

Andrea Rosso:需要经历七个环节:

  • 从军装零售店处回收可以继续使用的军装或从军装生产商处回收滞销面料;
  • 对回收后的军装进行重新设计,在这个过程中,Andrea Rosso 通常会翻阅一些军事档案,或者去一些售卖军事用品的跳蚤市场,以便自己能用现代化的视角重新设计这些老式军装;
  • 对回收后的军装进行清洁和消毒;
  • 测量、剪裁回收后的军装,如果采用的是滞销面料,设计团队会进行原创设计;
  • 按照新的测量比例和设计缝制服装;
  • 对缝制后的服装进行染色;
  • 制成最终的 MYAR 产品。

独家专访 | Diesel 创始人的长子为何迷上了“废旧军装”?

上图:MYAR 2020 春夏系列 REAH00 复古夏威夷衬衫

可持续品牌最大的挑战:让人们了解产品背后的故事

《华丽志》:创立一个可持续品牌,你面临过的最大困难和挑战是什么?

Andrea Rosso:在“Upcycling(回收改造)”这个概念正式进入商业世界之前,我就已经在做这类事情了,当时许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我要把这些老旧的军装回收起来缝缝补补,所以那时我面临的困难就是如何让大家理解我在做的事情。

现在,“Upcycling(回收改造)”的知名度已经远远超出了 MYAR 品牌的知名度,但很多消费者还是更喜欢买全新的产品,所以我面临的困难是如何让他们知道可持续产品背后的故事。

《华丽志》:未来是否打算尝试其他的可持续材料?

Andrea Rosso:当然,我非常重视服装改造过程中使用的材料是否可持续,就拿染色流程来说,我经常提醒周围的人要用矿物染料或者经过认证的化学染料。现在 MYAR 所用包装袋的原料也是一种可在48小时内降解的生物聚合物,我们希望从服装处理到包装都能给顾客最好的可持续方案。

独家专访 | Diesel 创始人的长子为何迷上了“废旧军装”?

《华丽志》:对军装进行回收改造是否会使产品成本增加,进而导致售价增加?

Andrea Rosso:产品定价取决于很多因素,如果你使用的是再生棉、再生纤维、有机纤维等,产品的成本会相对较高,但我们使用的大多是四年前,甚至十年前就已经制作成型的军装,所以在原料和回收这一块的成本并不是很高。

MYAR 主要的成本来自于生产,我们需要人工剪裁和缝制,并且我们希望所有的生产环节都在意大利完成。

《华丽志》:如何让消费者接受更高的定价?

Andrea Rosso:必须让消费者清楚地了解自己购买的产品,这一点十分重要,所以我们在每一件服装上都贴上了二维码,通过扫描二维码,消费者可以清楚知道面料来源、服装的处理流程、所用染料的类型等,我们通常会以图片或者录像的方式介绍服装的处理过程。只有将这些信息完整地呈现出来,消费者才能理解为什么这件衣服卖这么贵。

《华丽志》:如何让消费者理解并接受旧衣重制这样的理念和产品?

Andrea Rosso:我知道在中国文化里,对新旧事物有明显划分,但在我看来新旧事物的本质是一样的,拿棉花做个比喻,不管是新夹克还是旧夹克上,棉花始终还是棉花,没有任何区别,唯一有区别的是棉花的种植、生产和处理过程,以及它们经过处理后是否能够拥有很长的使用寿命。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消费者能够买到更持久耐用的产品,那么对我而言,具有耐用性的军装就比其他材料更适合用于制作产品。

在 MYAR,我们不会使用到新的原材料,所有“原料”都是已经生产好的库存产品。我们所做的事情就像是,你在打扫房间的时候发现了很多被遗忘在角落的物品,这些物品你觉得很喜欢不想直接扔掉它们,于是把这些物品变换地方重新摆放在房间的桌子上,这个房间很快就有了一种新的不一样的感觉,但实际上,它还是原来的房间。

让被埋没的事物重新开始流通起来,就注定会赋予这个事物更高的价值。

《华丽志》:为什么想要推出童装系列 MYAR Kids?

Andrea Rosso:事实上,还有几个月我就要当父亲了,我很喜欢孩子,我从孩子那里比从长辈那里学到了更多。年轻一代对于环保问题更加敏感,我有时候经常听见一些年轻人聚在一起讨论此类问题,他们有时候知道的比成年人要多得多。对于我而言,孩子是最纯净的,而这种纯净是最美好的事物。

《华丽志》:你如何看待可持续时尚的前景?

Andrea Rosso:年轻一代对于购买可持续产品的意识更高,在未来,我认为国家或者国际社会需要出台相应的法规,让可持续变成一种常态,至于品牌自身,它们需要通过某种方式清楚告知一件衣服经历了哪些处理流程。

《华丽志》:MYAR 目前进入了哪些市场?是否会考虑中国市场?

Andrea Rosso:目前我们正在与日本生活方式集合店 CIBONE 合作,在日本地区销售 MYAR 的产品。

我们想要与顾客有更多接触,了解他们需要和想要的产品,在此基础上再推出新的系列。每一件军装其实都是一个模子做出来的,没有太大差别,所以在我看来,如何能向顾客提供有差异化的定制服务是十分重要的。因此未来如果能够在中国地区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我们很乐意进入中国市场。

《华丽志》:你认为,品牌们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践行可持续时尚?

Andrea Rosso:每个品牌都可以有自己独特的践行可持续时尚的方式。在我看来,如果你的品牌主要生产服装,那么你需要格外注意原料采购和水资源的使用;如果你的品牌生产皮革制品,则需要注意染料的使用,同时拒绝动物皮革,以保护生物多样性。

我可以从A到Z列出一个品牌应该在可持续方面做的事情,但每个品牌都不一样,它们需要审视自己,根据自身进行调整,一旦发现有哪些地方存在问题,就要及时调整,这样才能达到碳中和或者零碳排放。

在MYAR,我做出的一个很大的决定就是不再按季节上新产品,这对我而言非常重要。

文案策划

秦志强:利用文案策划在家兼职年赚50万+的秘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