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是哪里的品牌(瑞幸咖啡属于哪里的品牌什么牌子)


瑞幸咖啡可以加盟了。

近日,瑞幸咖啡通过官方微信推出新零售合作伙伴招募计划,宣布放开加盟。在经历了财务造假、中美两国监管机构最严厉处罚以及高管“逼宫”等一系列风波后,瑞幸咖啡面向全国22个省份开放加盟。

自2017年成立以来,瑞幸咖啡一直坚持直营策略,此次突然开放加盟,引发关注。

截至2020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门店数从4507家减少至3898家,而其目标是在2023年拥有4800到6900家自营店,这样的目标在疫情等外部环境冲击下显然无法轻松完成,开放加盟是瑞幸咖啡急了吗?

而面对与美国SEC高达1.8亿美元的和解费,瑞幸咖啡的财务压力可想而知,开放加盟是因为“穷了”才不得已而为之吗?

尚未走出财务造假旋涡的瑞幸咖啡,这次能通过加盟实现逆袭吗?

加盟还是“割韭菜”

事实上,瑞幸咖啡旗下子品牌“小鹿茶”在2019年年中成立之初就是以加盟模式为主,只是此次主角成了瑞幸咖啡。此次加盟还是延续了小鹿茶“0加盟费”的宣传噱头,但是造假事件过后,市场上更多是质疑的声音。

根据瑞幸咖啡的政策,本次放开加盟,瑞幸将不收取任何形式的加盟费,同时瑞幸总部还会给予加盟者支持,共享公司的营销推广资源。

对于加盟者来说,加盟者需要支付给瑞幸咖啡前期投入总费用在35万~37万之间。这其中生产设备费用占大头,大约为19万元左右,其次是装修费用,预计在11万~13万,此外还有5万元的保证金。

对于利润模型,瑞幸咖啡表示,“商品收入扣掉成本后100%作为商品毛利返还给新零售运营合作伙伴。只有当毛利超过2万元后,返还比例开始递减,直至8万元以上,比例降低为60%。”

目前,瑞幸咖啡第一批开放了22个省/自治区的157个城市。这些开放城市大多为三四线城市,北上广深等城市均不在列。在22个省/自治区中,仅有长春和呼和浩特两个省会城市开放。

瑞幸咖啡再推加盟,急了还是穷了?

有业内人士向AI财经社分析,以瑞幸咖啡的加盟明细来算,13万元的装修和19万的设备费用,这几乎就得卖出1.6万杯均价20元的咖啡。即便盈亏点是单日三百杯,这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而且这还是不计原料、水电、人工等其他成本的情况。

而三四线城市下消费人群基数尽管很大,但咖啡市场也是红海一片,古茗、书亦烧仙草、沪上阿姨等均有很高的市占率和欢迎度,瑞幸咖啡并不占有优势,因此有业内人士将瑞幸咖啡此次开放加盟称之为“割韭菜”。

瑞幸咖啡“急了”?

瑞幸咖啡的发展速度一直是很快。自2017年9月成立以来,瑞幸咖啡就融资不断,门店数也是一路狂飙。

天眼查APP显示,2018年7月,瑞幸咖啡完成2亿美元A轮融资;2018年12月,完成2亿美元B轮融资;2019年4月18日,瑞幸咖啡又宣布在B轮融资的基础上完成1.5亿美元B+轮融资,投后估值29亿美元。2019年5月17日瑞幸咖啡上市,市值达到42.5亿美元,创下当时在纳斯达克IPO融资规模最大的亚洲公司纪录,其从成立到首次公开募股(IPO)只用了不到两年时间,也刷新了全球最快IPO纪录。

门店数据层面,瑞幸咖啡也增速惊人。截至2020年5月12日的第二季度,其门店总数为6912家。而上市的前一个季度,瑞幸咖啡开店速度依然保持平均每天新开20家门店的扩张速度。如今,在经历造假和诉讼风波,瑞幸咖啡2020年二、三季度仍然开店134家和133家。

规模一直是瑞幸咖啡所追求的,在未发生财务造假事件前,主品牌瑞幸咖啡采用直营连锁模式,而小鹿茶也以加盟模式一路狂奔,由此培养起了用户的消费习惯,达到了平台级的垄断效应。正是快迅做大了瑞幸咖啡的整体规模,帮助其实现了最快上市记录,市值也一路狂奔。2020年1月17日,瑞幸股价最高触及51.38美元,市值高达129亿美元。

但这种补贴用户的发展方式,也导致恶性循环,即越是开店,亏损越大。以其快速扩张的2018年为例,瑞幸咖啡当年营收为8.4亿元,但是净亏损却达到了16.19亿元。2019年也是毫无悬念继续亏损,按照财政部组织力量对其会计检查后发布的数据,自2019年4月起至2019年末,瑞幸咖啡虚增利润9.08亿元。巨额的亏损对于瑞幸咖啡来说是不争的事实。

而眼下,瑞幸咖啡通过一系列经营调整,整体规模有所收缩。据瑞幸咖啡向开曼法院提交的清算报告显示,最新战略重点已经从快速扩展转为有针对性的扩张,以及提高盈利能力和现金流。

瑞幸咖啡再推加盟,急了还是穷了?

截至2020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门店数字从4507家减少至3898家,其中包括了894家联营门店,前三季度单季瑞幸咖啡分别关闭了门店数字为65家、378家和448家,新开张的门店数字为69家、134家和133家。

而按照瑞幸咖啡的规划,2023年要拥有4800到6900家自营店。面对不断萎缩的门店数量,瑞幸咖啡的焦虑自然溢于言表。显然,规模和快速扩张依旧是瑞幸咖啡经营首先考虑的因素,开放加盟显然是一条捷径 。

承压的瑞幸咖啡

经过多番波折和一顿调整,瑞幸咖啡仍未能完全盈利。

门店营收层面,瑞幸咖啡仅60%的店面实现了盈利。此前瑞幸咖啡推行的无人零售计划,目前有150台无人零售设备在运转,但这一业务线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

与此同时,瑞幸也曝出高管“逼宫”事件。1月6日晚,社交平台曝出《关于罢免郭瑾一瑞幸咖啡董事会主席和CEO的请求信》,瑞幸咖啡七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总监总共24人要求罢免现任董事长郭谨一。

事件发酵后,郭谨一旋即发布全员信,称举报信是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的,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一边开店、一边亏损;既要增长,又要稳健发展,这是瑞幸咖啡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而就在2020年12月初,在付出1.8亿美元的代价后,瑞幸咖啡也才迎来在美股的和解。

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宣布称,瑞幸咖啡此前严重虚报公司营收、费用和净运营亏损,欺骗了投资者。瑞幸咖啡则同意支付1.8亿美元以和解这一指控。

40%的亏损门店,“天价”和解费以及放缓的增长速度,同时,瑞幸咖啡还预计2020财年的收入将在38亿元至42亿元人民币之间。这都使得当前的瑞幸咖啡经营策略必须有所调整。

在信用严重受损的现状下,通过资本进行融资,对瑞幸咖啡而言显然不再适用。眼下,开放加盟更像是一石二鸟的无奈之举,既缓解了资金问题,又保持了门店扩张和市占率的提高。

但能否顺利拓店并实现整体盈利,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文案策划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