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不知肉味形容什么(三月不知肉味这句话一般形容怎么理解)


关于孔子听了韶乐后有什么感觉的问题,在《论语·述而篇》中曾有这样的描述: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於斯也”。大意为孔子在听了韶乐之后深陷其中,以致于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分神去品味肉食之美。韶乐能令孔子神往到忘记人间烟火的这种境界,足见其吸引力之非同寻常,在《论语·八佾》孔子更是毫不吝啬对韶乐的赞美:“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因此孔子对韶乐的感觉可概括为:尽善尽美,让人三月不知肉味。

一曲韶乐何以使孔子“三月不知肉味”?

孔子听了韶乐后之所以会有上述无法自拔的感觉,与孔子的个人特质与韶乐自身的特点分不开,一言以蔽之:韶乐之美满足了孔子所求。

首先,韶乐有着卓越的艺术价值,而孔子恰好懂得欣赏。韶乐在中国历史上有着很高的地位,是一种集诗词、音乐、舞蹈为一体的综合古典艺术。相传创作于上古帝舜时期,史称舜乐,经千百年修订、演变后,仍占据汉族传统宫廷音乐中等级最高雅乐之地位,虽然清朝灭亡后此乐失传近百年,但今人对其研究并演绎的热情依然很饱满。韶乐有着“中华第一乐章”的美誉,现今也泛指一切美妙的音乐。

不过,若非孔子有一双能欣赏美妙音乐的耳朵,即便韶乐再动听,于他而言很可能也不过是“对牛弹琴”。

一曲韶乐何以使孔子“三月不知肉味”?

也许很多人只知道孔子是个一本正经的老夫子,殊不知他还精通音律,在当时可称得上一个资深音乐制作人。比如司马迁在《史记·孔子世家》这样描述孔子创作音乐一事:“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

《诗》在孔子以前,只能通过用钟鼓管弦乐队等庞大演奏形式来表现,这是寻常百姓难以演绎的。而孔子对此加以改进,以《诗经》部分内容为歌词,配上普通民众可以制作和演绎的琴瑟弦乐,无疑为《诗经》走入广大民众生活进一步扫清障碍,孔子因此被誉为:将琴、瑟从《诗》乐的多种配器中独立出来的第一人。

一曲韶乐何以使孔子“三月不知肉味”?

生活中的孔子热爱音乐,对此《论语·述而篇》中有这样的记载:“子与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后知之”,是说孔子听到有人唱歌很好听,一定会请他再唱一遍,然后跟他一起唱,或者根据那人所唱歌曲的题材和格律,另唱一首与之相和。如此,“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情趣跃然于纸。

音乐不仅仅是孔子的兴趣爱好,还是他事业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作为中国最早、最有影响的私学教师,孔子将“乐”列为徒弟们的必修课之一,即《史记·孔子世家》中就曾提到:“孔子以诗书礼乐教”,对此《论语·述而篇》中也有:“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人,游于艺’”的记载,其中的“艺”指六艺,是孔子要求学生掌握的六项基本技能,而其中就包括“乐”。

学习“乐”不仅是孔子那里的必修课之一,还是进学修身的终极阶段,比如《论语·泰伯篇》中就提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大意为人的修身始于学诗,立于学礼,完成于学乐。这也是孔子要为《诗经》配上音乐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说孔子本身就具备的音乐素养,是他能欣赏到韶乐艺术之美的主观条件。

其次,韶乐传递出来的社会教化意味,也正与孔子终身信奉礼教的思想主张相吻合。《白虎通·礼乐》曾提到韶乐的礼教意义,即“舜曰《萧韶》者,能继尧之道也”。这是说舜帝制作韶乐的初衷是为了歌颂帝尧的圣德,以便后世能继承尧之道治理天下。该理念在韶乐演绎形式上也有所体现,对此《尚书·益稷》就有记载“鸟兽跄跄,《萧韶》九成,凤凰来仪。夔曰:‘於!予击石拊石,百兽率舞,庶尹允谐。’”其中的“凤凰”是原始部落图腾,象征上古圣帝,而“百兽率舞”以凤凰为中心,则象征舜帝的子民对其圣德之崇拜。

一曲韶乐何以使孔子“三月不知肉味”?

而用乐舞形式来演绎教化理念的巧妙之处在于更易被人接受,比如《湘乡县志》中提到,相传舜帝南巡时曾命人演奏《韶乐》,来化解被土著苗民围困之险境,闻者皆放下武器翩翩起舞,韶乐因此起到化干戈为玉帛之奇效。舜以后,夏、商、周三代帝王均将《韶》作为国家大典用乐,再往后韶乐虽然几经易名、修整、变迁,但仍然是古代帝王常用的宫廷音乐,它以其极富感染力的表演形式,将礼教思想在审美过程中深入人心。而这正是孔子终身推行“礼乐制度”希望能达到的效果。

一曲韶乐何以使孔子“三月不知肉味”?

由此可见,听过韶乐竟会令人有“三月不知肉味”的感觉,对于旁观者来讲有点夸张,但也许这种感觉对孔子来说并不为过。虽然韶乐已失传数百年,但幸运的是:像韶乐那样感染人心、传递能量的音乐从未消失过,在可预见的未来也必将被继续传唱下去。

秦志强:我从草根网络创业赚到100万后,发现竟只靠一招...>>>

秦志强:朋友圈成交文案模型(收款过100W的文案长啥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