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加西什么意思(阿加西,撒拉嘿呦)


阿加西在GES大会上

作为一名网球运动员,安德烈·阿加西曾长达101周位列世界第一,同时也是历史上最受欢迎的运动员之一,但在网球事业之外,他其实也是一位慈善家和教育者:

1994年创办自己的教育基金会,2000年始建学校,在过去的25年内,阿加西投入心力最多的,其实是在教育事业上。

12月6日,在好未来主办的2018GES未来教育大会上,作为安德烈·阿加西教育基金会创始人的身份。会后,36氪就阿加西对教育和生活的想法,与他进行了对话。

“更普世、更实惠的教育”

阿加西真诚坦荡,他笑言投入教育事业是因为“教育拯救了自己”。

只在学校上到八年级,阿加西就被父亲送到弗罗里达的网球教练尼克伯罗特里(Nick Bollettier)处,因为家庭贫苦,阿加西的父亲只能为其支付三个月学费。在看阿加西打了半小时球后,尼克叫住了阿加西的父亲,承诺将免费做阿加西的教练。

阿加西的网球天赋毋庸置疑,尼克作为伯乐也功不可没。36氪问到尼克对其职业生涯的意义,阿加西说,他的不同阶段都遇到了很棒的教练,每一位都对他影响深远,其中尼克是很关键的一位。一个优秀的教练,就像一个四两拨千斤的杠杆,能挖掘到运动员未被发现的潜能。

网球不仅带给了他光荣与梦想,阿加西说,网球本身是种让人生活健康的运动,在打网球过程中,同时也会培养出解决问题的能力,而这种能力是在任何场景都通用的。

阿加西也坦言,因为投入网球而缺失了一些学校里的教育,他时常感觉到和社会的其他层面有些脱节。“对于教育的关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我本身对教育的欠缺。当我看到那些缺乏受教育条件的孩子时,我理解他们,并想帮助他们走出困境。”

所以,并不是按照大多数人猜测的去办网球学校,阿加西投入教育行业的方式是去投资并主办了多所特许学校——阿加西大学预备学院。特许学校,是公立学校、私立学校之外的一种独立运行的中小学教育机构。这背后的初衷,阿加西说,是想要做更广普及面、更经济实惠、更规模化的教育。

特许学校一方面具备公立学校选拔公平、学费低廉的优点,同时,特许学校又是商业化运营,所以看重绩效和教学质量。阿加西的所有特许学校,都开设在教育资源较为匮乏的贫穷社区。

特许学校的学生,按照美国相关政策,每年会得到政府6000美元的补助,但在阿加西学校,每年的花费约为10000美元,这中间的差额由阿加西支付。一所学校的成本约为4000万美元,一年的经营成本约为400万美元,阿加西也花了大量时间去筹款。

阿加西探访安德烈·阿加西学校学生

2000年,阿加西把自己名下的第一所特许学校建立在自己家乡-拉斯维加斯的最贫穷混乱的一个社区内。起步阶段非常艰难。从募资、筹备师资,到招生建校,阿加西亲力亲为。

因为我是一个八年级就辍学的人,我需要去想谁站到讲台前去带学生讲课,我要去选人才,去选老师,这是非常困难的。而且当时我们学校一共有1200名学生,还有3000名学生在候选清单上。所以如果我们失败的话,代价非常的大,因为我们以后就要把这3千名学生排除在外了。所以我们必须关注这1200名在校学生,去思考如何去给予他们成长最大的支持。”

在开办学校之外,阿加西也投资了一些教育公司。在这次GES大会上,阿加西代言的硅谷英语启蒙品牌小方熊猫(Square Panda) 也正式亮相。谈及为什么合作小方熊猫,阿加西说到,在美国,儿童早期识字阅读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而在中国,儿童学习英语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小方熊猫是用最新的脑神经技术来教授英语,来帮助那些没有别的渠道来获得高质量教育的孩子,给他们提供这样的学习机会。

阿加西告诉36氪,教育的内涵是“希望和机遇”,教育可以在孩子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时,悄悄改变他们的人生。好的教育者就像引擎,可以带动机器所有的部件。

聊到科比退役后成立自己体育学院,阿加西说他不仅欣赏科比的选择,他甚至呼吁有影响力的人都去做教育,尤其是公益教育,影响更多的孩子。

“我们从来都没有选择”

阿加西也曾迷失过。

他从不是一个完美的偶像。在自传《open》里,阿加西讲述了在自我毁灭和自我完善间摇摆不定的人生。华盛顿邮报称《open》“生动叙述了一段失去的童年、狄更斯式的青春期,以及成年期为寻找自我而进行的混沌的搏斗。”

24、25时蝉联世界冠军,而后两年排名猛降至140多位。情绪阴郁低沉、毒瘾反复发作.....那是阿加西的至暗时刻。

“两年时间,我从第一名到第140多名,而从第140多名回到第一名,我用了三年。”阿加西有过一段叛逆青春。辍学练球时的无助、对压力的怨愤、多次和父亲怒吼“我憎恨网球”......很长一段时间,他充满矛盾、冲突,是草地赛场上狂傲不羁的少年。

36氪专访|「安德烈·阿加西」:网坛“坏小子”,这二十五年在做教育

18 岁留着彩色胭脂头、穿着牛仔短裤的阿加西第一个标志性形象

36氪问到阿加西是如何处理来自外界,和更为重要的,来自自我的质疑的。阿加西说,他其实觉得自己从未有过选择。八年级退学是没有选择,去学网球也是没有选择。

“回过头来看,我们其实从来都没有选择。但这不代表我们没有对生活的主导权。”面对质疑,阿加西认为最重要的是找到内心的“why”,做一件事的终极原因。阿加西分享了他做教育的动力,他看到很多孩子没有获得很好的教育,内华达州是全美第五大洲,然而大学入学率只排到第五十。当阿加西看到自己的影响力可以在教育行业启发更多的人,他改变了打网球的心态。

“我不再是为了赢、为了奖杯去打,我是为了我的愿景,为将我的愿景分享给更多的人。”帮助这些孩子,成为了阿加西人生中一大转折点,他也开启了职业生涯第二段巅峰。“帮助这些孩子获得了更好的机会,其实也是在帮助我自己,帮助我改变了整个人生的轨迹。他们给我的,其实比我给他们的多得多。”阿加西说。

回望自己的心路,阿加西说到:“第一次成为最佳球手的时候,觉得这好像是偶然的。非常努力地打球,但却根本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但在第二次的时候,你会知道自己的状态是怎样的,因为你经历过。在很多时候我们会感到沮丧,我们认为自己在经历无法逾越的困难,或者我们沉迷在一些小成就中,其实在大的背景下,并没有太多的意义。我们要关注的不是哪一次的成功,而应是点滴的日常,且要关注很长时间。你要知道自己为什么做一件事情,你内心的 'Why' 要足够清晰。”

“海明威式英雄情怀”

高峰,低谷,俱往矣。从锋芒毕露的长发青年,到现在内敛笃定的“光头大叔”,阿加西内心有很多柔情角落。

谈到家庭,阿加西一脸幸福。他说自己最大的成就是向格拉夫求婚成功,同为网坛巨星的妻子格拉夫不仅是他幸福的来源,也教会了他在日常生活中保持信仰。

36氪问到阿加西对自己子女的期待,他言简意赅,“言而有信(accountability),如果他们给自己设立了计划,他们就应该完成。心中要一直有希望,对未来要有信念。”

2006 年秋天,阿加西与妻子格拉夫和他们的两个孩子

在GES大会上和陈丁鸿女士谈及最为仰慕的人,阿加西的回答是南非前总统曼德拉。阿加西在1997年11月曾见过曼德拉,他感言,曼德拉作为一代伟人,取得了巨大成就,却非常谦逊。和曼德拉的会面带给阿加西很大的触动,“离开他之后,我觉得自己的生活很重要,每一段旅程都很有意义。尽管他的成就看上去望尘莫及,但我也应该去努力获得人们的尊重,实现自己的追求。”

在自传《open》里,阿加西这样写:

由于遭遇了暴风雨,我们不得不临时着陆,躲在茫茫蛮荒中的一间稻草顶的小屋里。屋外雷声隆隆,成百上千的动物奔跑着寻找庇身之地的声音不绝于耳。朝窗外望去,大草原广袤无垠,无边乌云翻滚,J.P.和我一致认为这就是“那个时刻”。

我们两个都在读曼德拉的《漫漫自由路》,虽然这是一部自传,但我们却在其中感受到了海明威小说式的英雄情怀。我想到了曼德拉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的话:“无论你到达了生命中的哪一个站,前方总有更长的征途。”我想到了《不可征途》中的一句诗:“我是我生命的主宰,我是我灵魂的统帅。”

秦志强:靠微信朋友圈文案一天收钱17万?(核心技巧泄密)>>>

秦志强:我从草根网络创业赚到100万后,发现竟只靠一招...>>>

秦志强:朋友圈成交文案模型(收款过100W的文案长啥样)>>>

免费咨询:提供朋友圈、抖音短视频、直播脚本,吸粉成交文案策划服务。加微信: qzq8118 马上咨询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QQ15101117,本站将立刻清除。